晚上,唐芙来到溪边看了看她们的情况,发现她们都静处不动。www.chunhui.me

    静静观察了一番,发现没什么大碍,转身又离去了。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天。

    三天里,大家不吃不喝,一直在溪水里泡着。

    晚上的时候,唐芙都会来到这里观察众人的情况。

    终于,第三天傍晚,天雅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种强大的气息在她身上散发。

    “这就是聚气嘛,竟然如此强大。”

    天雅感受着身体内澎湃的力量,感觉一阵心惊。

    难怪当时试炼场的时候谢奕一行人无人敢惹,聚气以下,对现在的她来说,都是土鸡瓦狗罢了。

    想到这,她看向了其它队员,发现她们都还在闭目凝神之中,并没有因为她的起身而受到影响。

    自己竟是最先醒来的。

    田雅有些吃惊,但是为了不打扰她们,还是轻轻的上了岸,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简单的将衣服拧了一遍便回来了,忧心忡忡地看着场地内的几人,脸色有些落寞。

    刚开始她还有点惊喜,以为自己醒得早肯定比较好,但是后面才注意到了不对。

    要是醒得早就代表好,为何万彤和谢奕没醒过来?

    论各方面素质,肯定是两人更好,怎么也轮不到她才是。

    但如果醒得早代表不好的话,这就解释得通了。

    想到这,她心下升起一阵挫败感。

    她不是输在了努力上,而是输在了资质上。

    她看着溪流里的大家失了神。

    “醒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田雅一跳,田雅转过头,看到了在缓缓走来的唐芙。

    唐芙走得不快,没有发出一点脚步声,恍若一个幽灵,以至于她都没发现身后有人。www.chunrou.me

    “唐长官...”

    对于唐芙,田雅还是不免有些畏惧。

    唐芙点了点头,缓缓走来,看向了小溪里的众人。

    “感觉如何?”

    唐芙没有看她,淡淡问道。

    田雅有些紧张。

    “还...还好,只是没想到,我是最先一个醒的...”

    说到最后,田雅眼神不由暗淡,眼神复杂。

    “身体是自己的,不用气馁,只要努力,你不会输于任何人。”

    唐芙注视着小溪里的众人,眼神不变,淡淡道。

    田雅有些意外,这是干嘛?在安慰我嘛?

    “...嗯,我会的。”

    唐芙的话还是有分量的,这带着些许鼓励含义的话让田雅找回了一丝信心,脸色好看了许多。

    唐芙点了点头,没再多说,静静地看着溪流里的众人。

    田雅见唐芙不再说话,也是静静的等待着。

    很快,鼓励了一个小时章敏丽醒来了,刚感受了一番力量在手的新鲜感,便看到了岸边等待着的唐芙和田雅两人,加入了她们的行列。

    随后,庄玉和曹欣还有李然也醒了,现在河里只剩下了万彤以及谢奕两人。

    唐芙看了一眼两人的状态,转身就走。

    “跟我来吧,她们短时间内是不会醒来的。”

    听到唐芙这么说,几人都是担忧地看向了场内的万彤和谢奕,犹豫了一番,还是跟了上去。

    是唐芙把她们带来这的,而且唐芙是她们的负责人,得以她的话为准。

    两天的时间,除了唐芙外,她们早中晚都会来一次,生怕两人醒来没人知道。

    但其实她们住的地方离那并不远,只要大声喊就能听到。

    第二天早晨,万彤睁开了眼睛,感受着那澎湃的力量,感慨万千。

    自己赌对了。

    通灵!

    这就是她目前的境界。

    聚气被称为宗师境,而通灵,则是大宗师,在世俗中,除非遇到超级高手,否则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想到这,她紧了紧拳头,自己终于得偿所愿。

    扫了一圈,她发现了依旧处于沉淀状态的谢奕,有些吃惊。

    这家伙怎么还没醒?

    扫了一圈,没有发现田雅庄玉几女,身上的衣服比较湿,于是上了岸,找了个地方扭了一下,回过头看着溪流里的谢奕。

    几女都不在,应该是已经醒了。

    撑到最后的竟然是他。

    凭着聪慧,万彤很快悟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有些挫败。

    这岂不是说,她资质弱于谢奕?

    关于灵宝的消息,她曾经打听过,知道靠着灵宝进阶,资质上佳者,能坚持更久,坚持越久越好。

    但这挫败感只是一瞬,很快她便接受了。

    要是谢奕平庸的话她才反而诧异,现在这个情况,虽然不太舒服,但在能接受的范围。

    很快,几女便来进行日常的视察了,看到了站在岸边的万彤,激动地捂住了小嘴,迎了上去。

    “万姐,你终于...”

    “嘘.”

    对于她们的到来,万彤只是回身嘘了一声,便回身看向了溪流里的谢奕,眼神复杂而认真。

    几女见状也知道她什么意思,收敛了声音,靠近了她身边。

    李然小声道。

    “万姐,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怕打扰他,他估计还要很久才醒。”

    听到谢奕还要好久才醒,几人都是很意外,这岂不是代表着谢奕强过她们太多?甚至囊括了万彤。

    “这...不会吧。”

    几女还有些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

    这都过去五天了,而万彤说他还要好久才行,这怎么可能。

    “不知道,先看看吧。”

    万彤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现在不管谢奕什么时候醒来都强过她,因此也没什么好争的了。

    她倒是希望谢奕能坚持久一点,好让她开开眼界。

    等了半天,谢奕没醒来,万彤跟着她们回去了。

    晚上,谢奕依旧没醒来,唐芙来看了一眼便走了。

    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

    谢奕依旧没有醒来!

    第十天。

    唐芙如今已经不再每日一看了,一天要来好几次,哪怕知道这个地方没有危害,依旧怕有东西打扰了谢奕。

    甚至下达了命令,谢奕所在的溪流,除了她本人之外,这些日子几女禁止靠近。

    唐芙这反常的命令让几女心下泛起了嘀咕,这就是人才嘛,需要区别对待。

    虽然这样说话,但也只是说着玩而已,坚持了十天,已经不是她们能理解的范畴了。

    要知道她们才坚持了三天,而万彤作为宗师也才五天。

    十一天,谢奕依旧没有醒来,唐芙每天都来看望他,随着时间的流逝,脸上的惊容越来越盛。

    很快,时间来到了第二十天。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