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有着三个办公桌,此刻三位女老师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见来了人,她们下意识的投来目光,见不是自己的学生,又把精力投入到了自己的事情上。

    “过来吧。”

    谢奕的班主任杨冰淡淡开口道。

    谢奕闻言走了过去,站在了杨冰的桌子前,打量着自己的这位班主任。

    杨冰此刻一身休闲长裤,身上一件灰色外套搭配给人一种沉稳感,但她的脸蛋过于年轻俏丽,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岁左右,以至于谢奕很多时候不能把她跟那三四十岁女教师才有的穿搭联系起来。

    “谢奕,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找你吧,解释一下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冰人如其名,她的眼角很是修长,严厉的时候很有压迫感。

    年纪轻轻能当上高中班级的班主任,谢奕自然不会小觑她。

    “老师您指的是什么呢,如果是课堂上的事,我向你道歉。”

    谢奕没有直接回答,他知道对方这是给他下套呢,他可不是什么好骗的小年轻。

    “课堂上的事英语老师跟我说过了,你的表现不错,下次上课不要这样了。”

    杨冰的脸色有所缓和,看着谢奕的脸色有些古怪。

    “这么说你英语应该挺好的啊,平时为什么才考那点分,是故意的嘛。”

    “没有,是最近想通了用功的成果。”

    见谢奕不想多说,杨冰也没有追问,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皱眉道。

    “别的先暂且不谈,关于你跟聂雪彤同学以及其它班级几位同学的事,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嘛。”

    谢奕心下苦笑,这让我怎么解释?

    但是嘴上还是道。

    “对几位同学造成的影响我深感抱歉,但是我这种行为并未影响到那些同学,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只是一个玩笑罢了。”

    杨冰显得有些吃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瞪得滚圆,小嘴微张,显然没想到谢奕会这么回答。

    “混账!你这样,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女同学的严重骚扰!你这个问题虽然没有触犯校规,但是影响恶劣的话你同样会被处分!你知不知道!”

    反应过来的杨冰脸色微红,银牙紧咬,连声音都大了起来,这一幕也吸引了其它两位老师的目光。

    杨冰这时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太过激了,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

    “早恋是不允许的,哪怕是有苗头也不行,你们的任务是备战高考,给父母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而不是整天想这些无用功的东西,以后这种事不许发生,不要再去骚扰几位女同学了,回去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交给我。”

    “好的老师。”

    “没事就回去上课吧。”

    谢奕点了点头,说了老师再见后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不远,谢奕隐约听到了办公室传出原来就是他等等字眼,看来就算是老师,也有一颗八卦之心。

    一天的课程很快结束,系统的任务暂时没有头绪,出教室门口是自讨苦吃,所以他只能把精力放在了课堂上,直到放学也没能跟聂雪彤说上一句话,就算是视线碰上,对方也会直接挪开,连一点交流的机会都不给。

    谢奕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收拾了一下桌面也加入了放学的队伍。

    学校在城北,谢奕的家在城南,从学校到他家需要坐二十分钟的公交车。

    下了车,谢奕向着那熟悉的巷子走去。

    直到巷尾,谢毅在一家略显老旧的商店前停了下来。

    商店老板脸色酡红,跟喝了酒似的,凑见了谢奕,没多说什么,只是道:“回来了就去煮饭吧,饭还没煮呢。”

    这就是谢奕的家,他的父亲谢领守了这个店铺二十年,靠着这个店铺将他拉扯大,他的母亲生下他后就不知所踪,留下他与父亲相依为命,自从母亲离开后他没有再娶,使得谢奕对这从未谋面的母亲打心底有着一股怨气。

    前世的谢奕不喜欢父亲喝酒,每当这个时候都会耍脾气,直接摔下书包冲上楼,现在他回想起来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他父亲患有尿毒症,再加上酗酒,没过多久病情就恶化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医院给他的方案是更换肾脏,而动手术又需要一大笔钱,根本不是当时的他们可以负担的。

    谢奕为了父亲到处借钱,而父亲为了不拖累他坚决不接受任何治疗,最后谢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痛苦地病死在床上。

    谢奕眨了眨眼睛,狠狠挤掉了那一丝湿润,笑着道:“没问题,你等一下”

    说完就放下书包走向了厨房。

    谢领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厨房道。

    “哦,你煮饭就行了,菜我来弄吧。”

    “不用了,你歇着吧,就你那个样子还做菜。”

    “嘿,瞧不起你老子啊!算了,两个菜,记着啊。”

    谢领笑骂了一声看向了厨房,眼底有些疑惑,这家伙这几天不仅不冲他摆脸色了,还主动煮饭做菜,要知道谢奕以前可是没进过厨房的,厨艺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煮出来的东西虽不及他,但也相差不远。

    喝了酒的脑袋有些沉重,想了一下无果他也懒得去想,觉得喉咙干涩的他又灌了一口酒,乐呵呵道。

    “不愧是我的种,随你爹!”

    每次谢领都会在冰箱提前准备需要的菜,所以谢奕也不用去菜市场跑一趟了,刚做好菜,电饭锅也响起了熟悉的滴滴声。

    谢奕将菜端上了桌子,招呼谢领一起吃饭,谢领站起身子走过来一看,皱了皱眉。

    “都说了两个菜就行了,三个菜吃不完。”

    “哎呀你甭管了,吃不完就冻着,明早你热一下吃就行了,还省了做的功夫。”

    谢领也没再跟他理论,坐了下来,拿起了谢毅打好的饭,尝了一口菜。

    谢奕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一幕,也开始动筷子。

    上一世的他不知道亲情的宝贵,直到失去,他才后悔莫及,看着谢领因为酗酒酡红的脸,他心下暗暗发誓,一定不要重蹈前世的覆辙。

    “爸,能不能把酒给戒了?”

    “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

    谢领邹起了眉头,可以看得出他有些不高兴,但是谢奕这次不会退让,他直视谢领的眼睛。

    “只要你把酒戒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谢领还想找借口,但是谢奕的眼神让他心下一动,他从未见过谢奕如此坚定的眼神,他没有急着开口,想了一下,说道。

    “你这学期期末考试能拿到全班第一名我就戒。”

    谢领是知道的,全校第一的学生就在谢奕的班级,全班第一就等同于全校第一,他是想让谢奕知难而退。

    但是谢奕的眼睛没有动摇,反而点了点头。

    “好,我希望你说到做到。”

    “霍!底气还挺足,希望你不是说大话。”

    谢奕面带微笑,没有再说话,跟父亲安静的吃完了这餐饭就上楼了,谢领看着饭桌陷入了沉思。

    谢奕的话使得那不愿回忆的过往浮现在脑海中,他拳头紧攥,此刻的他心里有着很多想说的话,但最终千言万语却变成了一口悠长的叹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