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的语文老师脸色很不好,对着两人道。

    “对于你们的进步,你们那有没有什么感想跟同学们分享一下?”

    虽然口中说是分享,但此刻他冷峻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事已至此,谢奕自然不会怪李治,见他一脸心虚像也不指望他能成事了,站起身道。

    “还是老师您教得好,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有这种进步。”

    他希望老师能接过这个岔放过他们一马,但他显然想多了。

    “呵呵,我可没教你们抄,行啊,互抄还抄出高分来了,这说明你们底子确实不错,但是现在你们能这样,高考还能这样吗?已经高三了,还玩这种把戏骗自己嘛?”

    语文老师显然没打算放过他们,一句话就拆穿和指认了两人的罪名,公开处刑。

    李治受不了了,当即就要站起身子承认错误,被谢奕桌子下的手摁住了,动弹不得。

    “哦?怎么了,李治,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语文老师一直在盯着两人,两人的动静虽小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当即问道。

    李治咬了咬牙,想强起身,但谢奕的手虽然不大,其上的力量却如同一座大山,他一番尝试反而把腿弄疼了。

    “好的老师,我们知道错了,谢谢您的教诲。我们日后不会再犯。”

    谢奕对着老师鞠了个躬,嘴里的话让李治愣住了。

    “听我的,一起认错,别瞎折腾。”

    谢奕趁着鞠躬的缝隙对着李治小声道。

    反应过来的李治脸色通红,不行!自己怎么拉谢奕下水!

    正要起身承认错误的他却看到了谢奕捏起了课本上的一角,上面赫然写着。

    “沙比,承认错误就过去了,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你s找批啊!”

    李治这才幡然醒悟,谢奕见他脸上的愤慨之意褪去,松开了按着他的手,李治随着一把站起,也跟着谢奕鞠了个躬。

    语文老师见两人迅速认错,也是有些始料不及,好在他回过神来也快,干咳了一声道。

    “抄是没有任何用的,你们能抄一时抄不了一世,高考你们抄谁的?虽然现在只是第一学期,但同样是重要的,如果这个阶段你们还不能摆正自己的心态,那就真的没救了。在学校犯错有人帮你改正,出去了就是牢房教你改正了。”

    李治嘴角一抽,心下暗道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嘛,却看到谢奕脸色认真,随即回道。

    “好的老师,明白了。”

    “好了,坐下吧,以后不要这样了。”

    语文老师见状也不再为难两人,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

    课堂上的风波随着两人的道歉就这么过去了,语文老师开始拿起试卷讲解上面的内容,李治见老师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这里了,抽了个空小心地对谢奕道。

    “刚才谢谢了。”

    谢奕看了他一眼,没有讲话,回过了头去。

    这看得李治心下很不是滋味,他果然在怪自己!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看到了谢奕捏起了课本的一角,露出了上面的字迹。

    “这些都是小事,我能给你抄,抄多少遍都可,只要你愿意。”

    看着上面的字,李治愣住了,看着谢奕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神色落寞地回过了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奕见他这副模样心下叹了口气。

    语文老师说的是实话,能抄,但是不能抄一世,虽然说李治毕业后就算混得再窝囊也有家里给他兜底,但那是两码事。

    没有经历过艰苦奋斗的学习生涯是会留下遗憾的,因为这就是它本来就该呈现的模样,奋斗过了,学习生涯才不会留下遗憾,若是可以,谢奕也不想李治就那么浑浑噩噩的度过。

    反正他能点出来的就这些了,对方明不明白就靠自己的体悟了,很多话不能说太多。

    一整天李治都没有跟谢奕在课堂上讲话,虽然下课后仍旧会有交流。但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谢奕一眼就看穿了。

    也罢,怎么选择就看他了。

    一天的学习很快就结束,谢奕正收拾桌面上的东西忽然感觉口袋中的手机震了震。

    自上次错过安琪儿的信息之后谢奕就把手机带在了身上,只不过除了中午午休和下午放学外都处于关机状态,这点他跟安琪儿说过了。

    安琪儿除了骂他以外倒也没说不让他这么做。

    现在已经放学,手机的使用也不再受到管控,谢意打开手机便看到了醒目的扣扣软件标志,点开一看还是那个熟悉的猫咪头像。

    “今晚六点,狮山公园见。衣服做好了。”

    看到信息的谢奕立马算了一下时间,发现距离上次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上次那个店员就说制服制造需要一个星期来着。

    想到这谢奕立马回道。

    “好。”

    回了信息谢奕便把手机塞进了口袋,走出了校园。

    ...

    “爸,菜做好了,我出去一下,同学找我有事。”

    谢奕回家迅速做好了饭菜对着门口的谢领喊道。

    此刻的谢奕已经换掉了校服,像着前几天晚上一样穿上了便装,谢领一看他这样立马想到了前些日子他晚归的事情,脸色有些不悦。

    “又整这一出,还换衣服,干嘛啊,找女同学玩?”

    “额,有点事,哎呀,您就别管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没惹麻烦。”

    谢奕也不知道怎么跟谢领解释,总不能说有个女同学花两万雇了他,这会必须出门?要不是他是当事人他自己都不信!

    “去跟谁,男的女的。”

    谢领这次显然没打算轻易放过他了。

    谢奕也知道蒙不过去,他也不忍心像前世那般浑蛋无视父亲的话,无奈道。

    “女的。”

    谢领深深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去吧,早去早回,别耽误了人家姑娘回家。”

    谢奕也知道谢领误会了,也没解释,就出门了。

    谢领看着谢奕远去的背影,拿起酒瓶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幽幽道。

    “长大了啊...”

    谢意乘坐公交车来到了狮山公园前,站在公园前的谢奕想起与谢领的话只觉一阵好笑,谢领见他换衣服还以为他找女同学玩来了。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位置,一辆白色的宝马车静静地等待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