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安琪儿见谢奕终于回过了身冷哼了一声,环抱双手冷冷道。

    “那当然,我还不至于耍一只臭不要脸还贪财的蛆虫!”

    谢奕眼皮随着嘴角一起抽动,却又无言以对,毕竟他确实忍不住回头了,只能说钞能力还是吊。

    不跟人傻钱多的人计较,不跟人傻钱多的人计较!

    谢奕心底这么劝慰自己,看向了安琪儿。

    反正节操已经掉了,不管了!

    “先把钱给我,我再考虑要不要听你接下来的话,还有,能不能别蛆虫蛆虫的叫,我有名字,女孩子家家的恶不恶心啊!”

    安琪儿对于谢奕的抱怨不以为意,翻了个白眼扔过去了一张银行卡,谢奕诧异的接住。

    还真给啊!

    谢奕掂量着手里的银行卡脸色很是古怪,他以为对方要么不给,要给也是现金,没想到既然是银行卡,看样子安琪儿是有备而来。

    “这张卡里有七千块,密码是三个963。”

    安琪儿看着淡淡道,口中的话也证实了谢奕的猜想,没有准备的话卡里的钱数会这么准确?

    “你究竟有什么事。”

    感受着手上银行卡的触感,谢奕心下顿时警惕了起来,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对方不会白白给他这么多钱。

    只是他目前就一个学生,而且就凭两人之间发生的事,他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值得安琪儿花钱惦记的。

    然而安琪儿接下来的话让他绷不住了。

    “做我的仆从!一个月给你五千。”

    !!!!!!

    谢奕震惊了,他想过自己有一天可能会登上世界最高峰放声呐喊,也想过自己一觉醒来会变成世界首富,但万万没有想到高中时代有一天会有个娇滴滴的女生站在自己面前开工资要收他为仆。

    眼见谢奕愣在了原地,安琪儿骄傲的扬起了下巴。

    “哼,怎么样?”

    “你是不是有病?”

    半响,谢奕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看着安琪儿的眼神如看智障。

    安琪儿听到这话气急,指着谢奕道:“装什么装,你不还是过来了嘛,给你这种蛆虫一个接近我的机会你还不乐意!”

    我特么...

    谢奕真的很想怼回去,但是又一时语塞,他的确是过来了,但他来可不是为了那一千块钱。

    由于两人之间的种种误会,现在事情要理也理不清了。

    “这钱你拿回去,别再打扰我!”

    谢奕直接上前,在安琪儿紧张的表情中将卡塞到了她的手中,随后转身就走。

    他看见了宝马车驾驶座上那人在他靠近安琪儿时下了车,站在车旁紧盯着他,这使得他皱了邹眉。

    谢奕阴沉的脸色使得安琪儿一愣一愣的,直到谢奕将银行卡塞到她手里转身走了好几步她才反应过来,气得直跺脚。

    “该死的,八千!给我站住!”

    “你就是一万也没用!”

    ......

    谢奕坐在宝马车上,环抱双手,无奈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心底默默对白跑一趟公园的同志们道了一声抱歉。

    此刻的他正与安琪儿坐在宝马的后排,两人中间隔着一个座位,头甩过一边,谁也不理谁,驾驶座的男子注意力全放在了开车上,车内此刻一片沉静,刚才上车他也自我介绍了一番,他是安琪儿的专职司机,严叔。

    高中就有专职司机了,乖乖,什么家庭。

    谢奕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下不由感慨。

    其实谢奕也不想淌这趟浑水,但奈何对方给的实在太多了。

    两万块!

    要知道谢领守着店铺一个月也才不到一万,两万块那顶得上他家两个多月的收入了。

    先看看能不能挣,不能挣再说。

    想到这,他打量起身边的女孩。

    安琪儿现在侧着脸,好看的眉毛微邹,看样子还在气头上,宽松的校服没能掩饰她的较好身姿,胸前勾勒出一个饱满的弧度,精致的小脸蛋上腮帮子微嘟,由于太白,跟个小包子似的,谢奕看着心下竟产生了捏一把的想法

    当然,只是想法。

    谢奕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打破了沉静。

    “喂,安大小姐,还在生气嘛。”

    安琪儿没有回头,只是冷冷道。

    “仆从守则第一条,没有主人的允许,不准讲话。”

    “靠!我说了,我不是什么仆从,我跟你只是雇佣关系,又开始了是吧!”

    “仆从守则第二条,不准跟主人顶嘴。”

    “我...”

    “仆从守则第三条,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

    谢奕都快抓狂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明明都吵一路了怎么还嘴贱找她说话呢,没长教训啊!

    在公园同意条件时,谢奕说好了是雇佣关系,不为仆从,安琪儿答应了,还邀请他上车,说带他去买一些必需品,完事后送他回家。

    谢奕想着顺路省车费,顺路看看要干什么也就同意了,但说好的雇佣关系,但谁曾想上车后安琪儿直接翻脸,车一发动直接跟谢奕提了所谓的主奴三准则。

    开玩笑,我谢奕永不为奴!

    “行,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们的关系就是雇佣关系,你就算一百条也没用!哼。”

    谢奕说完气愤的看向了窗外,很是无奈,这时他余光瞟到了驾驶座司机大哥在那偷笑,看着他的眼神意味深长,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羡慕?

    还没到目的地,谢奕很是无聊,余光观察了一眼安琪儿,看样子感觉她心情好了些,不由问道。

    “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找我?”

    之前安琪儿没给他机会问,憋到了现在,他真的很想知道安琪儿花那么多钱找他干什么,要知道,前世的他累死累活上一天班,下班了送外卖,一个月加起来也才几千块。

    “因为你够不要脸。”

    得,问了跟没问一样,还挨了顿骂。

    谢奕知道自己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放弃了交流看向了窗外。

    安琪儿见谢奕没再说话,也打量了一眼他,见他看向窗外,全然一副没把她得话放在心上的样子,冷冷一笑。

    谢奕越是这样,她越满意,这样子她就不会对后面的事情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再说我付钱了!

    这样想着,她移开了视线,看向窗外,思绪飘向了远方。

    不久后,宝马车在一个商场附近停了下来,谢奕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正打算关门。

    “严叔,不用,喂,谢奕,过来给我开门!”

    谢奕皱眉看去,只见还未关上的车门上,安琪儿正瞪大着水灵灵的大眼紧盯着他,而司机严叔正站在安琪儿那边车门外,尴尬的抽回了手。

    “这边不是没关嘛,你从这边下来不行?”

    谢奕不耐烦的指着自己下来的车门道。

    谁知道安琪儿直接摸出了一打合同,指着落款处的签名和手印道。

    “你是忘了自己签的合同嘛?快给我开门!”

    谢奕闻言也火了,特么的,真把自己当主人了。

    “你爱下不下,合同上可没有给你开门的义务,那就耗着吧,我不急。”

    合同是在公园的时候签的,谢奕当时一答应,对方直接给谢奕拿出了合同,谢奕差点没惊的给眼珠子蹦出来。

    但有两世为人经验的他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签,他先是把合同研究了一遍,确认没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因素外才签的,这就是一份简单的义务合同而已,而他所需要做的事,只有随叫随到和尽力配合。

    只要不违反这两点,一个月两万块就到手了。

    谢奕得意的看向安琪儿。

    想蒙我,没门!

    眼看着谢奕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安琪儿气的粉拳紧握。

    “你再这样我就解雇你!让你拿不到钱!”

    “呵,无所谓,你这钱我又不是非挣不可,少了又不会死!”

    谢奕悠悠道,当然,他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少了这份肥差,纵然不会死他也会心疼到死,这种美事一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一次,之所以敢这样说,是料定安琪儿有事要让自己做,不会轻易就解除合同的。

    笑话,我一个成年人还能让你个小年轻拿捏了?

    一旁的司机严叔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笑着摇了摇头。

    年轻真好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