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安琪儿气不打一处来,她本以为自己拿出合同咋呼谢奕一番他会乖乖的听话,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要知道以往她这一招可是百试百灵的。

    “快给我开门!”

    谢奕理都不理,直接背过了身去,看向商场内。

    “哼!”

    眼见喊不动谢奕,安琪儿一把将合同拍在座位上,下了车,重重的关上车门,向商场内走去。

    严叔也没说什么,默默跟在了她的后面。

    走了一段,安琪儿回过头来,对着还站在原地的谢奕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跟上。”

    “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解雇了呢。”

    谢奕笑了笑,跟了上去,事实证明他想的没错。

    “哼!赶紧跟上来。”

    安琪儿也没再跟他计较,继续向着商场内走去,谢奕也没顶她,跟了上去。

    这个商场谢奕上辈子没少来,只不过每次来都是将近过年,每次来都是带他买过年的新衣服,直到父亲去世后便很少来了。

    就在谢奕思绪飘远之际,安琪儿冷冰冰的话在耳边响起。

    “发什么呆,到地方了!”

    谢奕如梦初醒,此刻的他们已经乘坐电梯来到了商场六楼一家店前。

    店内的衣服光鲜亮丽,一看就不便宜,并且这层楼大多都是这样的店。

    “你要买衣服?”

    谢奕疑惑的问道。

    “给你买!”

    安琪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等谢奕回话,安琪儿转头对着严叔道。

    “严叔,他就交给你了。”

    “好的小姐。”

    说罢严叔便对着谢奕道。

    “跟我来吧。”

    俗话说吃人手短拿人手软,除了触及底线的问题外谢奕也不会去自找没趣,合同也签了,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谢奕也没多说什么,对着严叔点了点头,跟在他后面进了店。

    店内的灯光呈现淡黄色,视觉上让人感觉一阵轻松,周边精美的衣服在灯光的衬托下多了一份雍容华贵感。

    进了店安琪儿直接找了个地方背对着谢奕他们坐下,掏出了手机自顾自的玩着,这看得谢奕一阵莫名其妙,来店里怎么还坐下了。

    随即他想起了刚才安琪儿在门口所说的话。

    店员的视线捕捉到了他们,本来正在玩手机的立马放下手机,顶着十分的热情迎了上来。

    “您好,需要什么呢,看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严叔点了点头,指了指一旁的谢奕。

    “他要订制一套礼服以及一套制服。”

    谢奕闻言蒙了,感情还真是给他买啊!还礼服和制服,乖乖。

    店员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向着严叔灿烂的笑了笑,看向谢奕客气的道。

    “请随我来。”

    谢奕收敛了下心神,也不拒绝,跟在了店员后面。

    白送的衣服,不要白不要!

    谢奕心下不由更是好奇,不由思考起了安琪儿找到自己的动机。

    礼服加制服,该不会是想要自己出席某种活动吧?

    但仔细想又觉得好笑,要真是这样,她这种身份的人,找谁不行非要找自己?但别的理由他也想不到了,干脆也就懒得想。

    管他呢,先把钱拿了再说。

    店员领着谢奕领到前台,拿工具给他量好了尺寸后问道。

    “礼服和制服有什么要求嘛?”

    “要求?”

    谢奕蒙了,这时严叔来到店员跟前,拿出手机说道。

    “礼服和制服的图片等下我发给你,外形大概是这样就可以了。”

    店员扫了一眼屏幕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接收了严叔的图片,又问了一些定制的细节问题和向他推荐商品,但是都一一被回绝了。

    店员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告知他们一个星期后过来拿东西,严叔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后三人就离开了。

    车上,谢奕眉头紧皱,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严叔,又看了一眼安琪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安琪儿余光瞟到了他这个样子,直接扭过头看向窗外。

    谢奕嘴角微微抽搐,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好吧,人家也确实没必要配合。

    “能告诉我你找我到底要干嘛吗?整得跟凌凌漆一样保密什么也不说,凌凌漆做任务也有领导指示吧?”

    安琪儿听到这,冷冷看了他一眼。

    “现在知道我是领导了,不知道领导没说就不要问嘛,记住自己的位置!”

    “我...”

    这是第二次吃瘪了,谢奕没想到自己两世为人竟然在口头上吃了一个小姑娘的亏。

    得,那我也不问,看你要我做什么。

    眼见问不出谢奕也懒得问了,悠悠道。

    “我是怕你花了冤枉钱,到时候哭鼻子,好心才问一下而已。”

    “那倒不至于,给一头蛆买衣服花不了几个钱。”

    谢奕此刻真的很想给自己一巴掌,忘记她钱多了嘛,怎么还蠢到还拿这个跟她说事。

    谢奕索性闭嘴,看向了窗外。

    看样子,这钱比自己想象中要难挣啊。

    在一路的沉默中,车开到了狮山公园附近,谢奕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心下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车!”

    “靠,下就下!”

    谢奕闷闷不乐的下了车,看着宝马车载着安琪儿扬长而去。

    谢奕无奈打了个滴,反正现在刚入手七千块,也不心疼。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谢领坐在店里盯着酡红的脸看着进门的谢奕直皱眉。

    “今晚怎么回来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去同学家有事,耽误了一下。”

    谢奕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谢领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谢奕,没发现异常也就没说什么,皱眉道。

    “以后放学不准回来那么晚,出事了怎么办?不知道晚上外边儿危险啊。”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还能有什么危险啊,我都十九岁了,街上还那么多摄像头,我又不是美女。”

    谢奕埋怨道。

    一句我又不是美女出口,谢领严肃的表情为之一缓,笑骂道。

    “你这小子...总之以后不准回来这么晚,饭菜弄好了,趁热吃吧。”

    眼见父亲没再追究,谢奕也松了口气,毕竟前世他没有晚归过,不知道谢领的反映如何,回家之前还给他紧张了一顿,还好糊弄过去了。

    饭桌上,谢奕看着谢领酒后酡红的脸色,手中的饭刨得更快了。

    他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为了约定,自己要拼尽一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