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眼见谢奕没有反驳,安琪儿冷哼了一声,看他的眼神仿佛在说算你识相,掏出了手机敲击了几下屏幕,不久之后严叔开着车来到了两人面前。

    谢奕还是如同上次那般被放在了狮山公园,站在公园南门前的他看着远去的宝马满头黑线。

    他丫的一千多块钱的咖啡随便喝,载一程能要你命是吧?

    谢奕叹了口气到路边打了个滴,不一会就回到了家,现在已经接近晚上九点,谢领坐在店门前酡红着脸,时不时的拿起脚边的酒瓶子往嘴里灌一口,注意到了走近的谢奕放下了酒瓶,有些不悦。

    “怎么那么晚,上次不是说了晚上危险吗?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啊。”

    谢奕心下有些发虚,这种心情他已经好久没体会到了,笑着挠了挠头。

    “同学有事找我,耽误了一段时间,我们也没干什么,放心啦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话有些哆嗦,谢奕的表情此刻要多别扭有多别扭,前世的他遇到这种情况都是直接怼回去的,说一些少管我之类的云云,但这一世,当他正视起父亲,体会到了父亲话语中的那份忧虑,他却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心思面对。

    毕竟这是二犯了,可不像上次那么容易打马虎混过去。

    谢领看着谢奕别扭的样子愣了愣神,脸上虽然严肃不减但心下还是不由一暖,谢奕最近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不管是何原因,总之变的方向都是好的。

    “事不过三,不准这样了,学生大半夜的不回家成什么样子,好的不学学坏的啊。”

    谢奕点了点头。

    “好的,下次一定!我先上去了。”

    说罢逃也似的冲上了二楼,没办法,那别扭的口吻和模样在做下去他自己都要吐了,实在不是他的调调。

    靠,当个好儿子和好学生真特么别扭!

    是人都要独立的,前世已经独立的谢奕再次回到学生的舒适圈难免会有些不适应,已经独立的人会对被支配有着一定程度的抵触,他前世就是太着急于想证明自己独立的能力才和父亲闹得很僵,他这一世不允许再出现这种情况。

    想证明自己能独立?很简单,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经济独立。

    安琪儿为了应付顾涵亮找上了他,虽然这个理由看着有些搞笑,但目前来说确实是这样,这桶金他需要,所以跟顾涵亮交恶已经是必然之举。

    虽然在咖啡厅的时候谢奕表现得很淡然,但心下却没有半分小瞧顾涵亮。

    能跟安琪儿玩一起的,那能简单吗?最起码也不是普通人。

    “你叫谢奕是吧,我记住你了。”

    分别之时的话重新浮现在脑海中,谢奕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想啊,立场摆在那,只能希望他别做出一些愚蠢的行为吧...”

    ...

    这几天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距离上次喝咖啡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这期间安琪儿没有再找谢奕,谢奕也是全身心的沉浸到了学习生涯中。

    自从上次在教室内点破周明聪的心思后,放学后聂学彤离开的时间想比以前早了很多,谢奕也没再看到放学后两人一起离开校门的场景。

    自那以后,周明聪看他的眼色就变了,虽然他极力掩饰,但是阅人无数的谢奕哪能看不出那深埋眼底的恨意?

    对此谢奕不屑一顾,切,自己作死怪得了谁,要不是他嘴贱说谢奕谢奕也懒得戳破他那点小九九,反正前世他搞了那么多手脚也没希望,这一世就算没谢奕打搅也是一样,反而谢奕感觉他要谢谢自己,自己可是替他戳破了那一层纸,帮周明聪圆了他前世想干却干不了的事。

    前世多少人喜欢聂雪彤,敢告白的虽不少,但在喜欢她的人数中绝对占少数!

    “这次的语文测验总体来说不错,大家的水平保持得很好,大部分跟上次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有的同学进步很大。”

    讲台上老师的话将谢奕的思想拉回了现实,看着讲台上的那一沓试卷,谢奕心下也有了些许期待。

    这是他重生后的第一次测验,他也好奇相较于前世,他最近的付出使得他的分数提升了多少。

    虽然心底有了一个估计,但毕竟阅卷的人不是他。

    “聂雪彤,一百四十九分。”

    随着老师的话语声落下,教室内响起一阵不小的哗声,虽然这个数字她们经常听到老师念,但还是禁不住发出了感叹。

    老师念完就将试卷递给了讲台前的同学,由他传递了下去,那仅差一分就满分的试卷如同火炬一般传递,最后交到了聂雪彤的手里。

    “你拿满分是没问题的,扣你一分是因为想给你留点进步空间。”

    语文老师看着聂雪彤微笑道,脸上的满意毫不掩饰。

    聂雪彤也礼貌回道。

    “好的,谢谢老师。”

    老师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一百五十分而已,聂雪彤在语文这科可没少拿,自己的良苦用心她也能明白。

    谢奕在台下看着语文老师对着聂雪彤毫不掩饰的褒奖,心下很是无奈。

    没错,聂雪彤就是他与父亲约定上的那一座大山!不止一次拿下年级第一,她平时的测验成绩不是满分就是几近满分,其在学习上的高度,连老师都说出想给她留进步空间这种话。

    两个多月的时间内超越这样的对手拿下全班第一,无异于痴人说梦!

    就算有系统在身,谢奕也是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但哪怕是梦,谢奕也要强做下去,因为他与父亲有着约定。

    随着试卷的陆续发放,基本上所有同学都拿到了自己的试卷,一个个左顾右盼的,不是在比对分数就是在看隔壁得了多少分。

    但谢奕的试卷迟迟未到,旁边的李治也是这般,这使得他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咳咳,同学们,我刚才说过有两名同学的进步很大,那就是接下来的两位同学。”

    说完扫了角落里的谢奕两人,冷冷道。

    “谢奕,一百三十九,李治,一百三十一!”

    我去你丫的。

    谢奕看向了一旁的李治,见他一脸心虚的样子,恨铁不成钢。

    你特么抄合适就行了啊,那么拔尖干鸡毛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