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多余的信息抛到脑后,谢奕来到了那个熟悉的位置,果然,熟悉的宝马车已经停在老地方等候多时。

    “上车。”

    看到谢奕,严叔也没有过多的交谈,放下车窗淡淡道。

    谢奕通过车窗并没有看到安琪儿,也没说什么,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汽车稳稳发动,严叔的注意力一直在前方的道路上。

    谢奕静静的打量着安琪儿的这名司机,之前都是有安琪儿在旁,他由于种种因素没能太细致的观察,现在细看,严叔的脸如同刀削一般,没有一点赘肉,殷实的身格看起来也不像简单的主。

    谢奕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严叔是吧?能这样称呼你嘛。”

    严叔脸色不变,淡淡道。

    “这是小姐对我的称呼,你称呼我为老严或者严哥就行了,我才三十四,也大不了你多少。”

    谢奕闻言有些惊讶,严叔看上去最起码都四十了,没想到才三十四。

    谢奕点了点头,既然人家喜欢他喊严叔那他也不会这么叫,叫起来也不太习惯

    “那就喊你老严吧,没问题吧。”

    两世为人的谢奕也不会对这东西那么计较,当即选了个喊着最舒服的叫法。

    一声老严出口毫不拖泥带水,开车的严叔脸色有些怪异。

    这小子还挺能顺藤摸瓜往上爬。

    “嗯,怎么舒服怎么叫。”

    谢奕点了点头,问道。

    “顺路问下,这趟的目的地是哪?”

    严叔倒是没有过多的思考,淡淡道。

    “万嘉城。”

    谢奕陷入了沉思。

    万嘉城他当然知道,那边住的大多都是白领和有钱人,其内还有一个知名的别墅区,上一世路过那,看见里面豪车开进开出的,给他羡慕得不行。

    严叔是安琪儿的司机,而他是安琪儿雇的,去那干嘛显而易见。

    “衣服带了吧。”

    就在谢奕胡思乱想之际,开车的严叔突然问道。

    “带了。”

    虽然不知道带衣服主要是干什么用的,但这是对方的要求,没违反底线谢奕也不会跟她对着干。

    严叔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左右来到了一个满是高楼的小区,谢奕看着这个场景有些感慨,前世的他可是幻想过在这买间房,但父亲的离去和生活的压力袭来,这个梦也碎得不成样。

    车子还在继续驶去,越过一栋栋高楼,驶向了深处,在一处被围墙环绕的高级别墅区停了下来。

    果然有钱!

    谢奕有想过安琪儿住在这里面,但是真正确定的时候还是有些小震惊。

    前世的他路过过这里,但没有进去过,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样子,围墙和口袋阻止了他探索的渴望。

    想到这,他心下那颗躁动的心活跃了起来。

    严叔的车缓缓驶进大门,护栏了感应缓缓升起,保安大哥从保安厅出来,向着车内两人敬了个礼。

    真特么会享受啊。

    谢奕看着这一幕一幕心里恨得直咬牙,他也是第一次来这种档次的地方,别的地方他可没见保安会跟你客气的,更别说从保安亭里出来给你敬礼了。

    进了门拐了个弯,穿过一众绿化,前世没能看到的风景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这里的房子挨得很紧,每个四四方方的院子里都有着一栋两百来平的小别墅,这些别墅风格趋向于西欧那边,但细看也能找到一些本土元素,两个院子中间都有一层高尖护栏隔着,谢奕第一次来觉得新鲜,多看了几眼。

    他还以为有钱人住的地方都是一个人占着很大的位置,没想到也跟外面的楼房一样一个挨着一个,不免心下有些失望。

    前方的严叔通过后视镜看到了谢奕看向窗外的样子,不知读懂了他的眼神还是怎么的,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在驶过了众多院子后车终于在一个门牌为32的院子前停了下来,谢奕对比了附近的院子,发现眼前院子里的别墅看着比附近的都要大上一圈。

    严叔摁了一下钥匙,院子的大铁门受到了感应向着两边开去,看得谢奕啧啧称奇。

    没办法,第一次见,确实新鲜,电视里看到和现实看到是两码事。

    谢奕拿着衣服下了车,由严叔将车开入车库。

    谢奕趁着这个空挡开始打量起周围的景色。

    周围的别墅虽然小了一圈,但是整体都差不多,就差让人感觉是粘贴复制的了,而他现在所处的对这个地方虽然院子和房子相较于附近的大了一圈,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点。

    起码他想象中的游泳池目前他就没看到哪栋别墅有。

    游泳池都没有,这也算别墅?谢奕心里恶意的揣摩道。

    没办法,特么的嫉妒啊,这样想能好受一点。

    同样是学生,差距怎么那么大?

    “愣在那看什么呢,走了。”

    耳边电动卷帘落下的声音和严叔的喊话将他的心神拉了回来,暗道一声好后谢奕跟了上去。

    刚进门,谢奕就听到楼上传来吉他的声音和一个男子的歌声,前世他有朋友会玩这个,耳闻目染之下一听就听出来了。

    “嘘。”

    严叔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挥了挥掌心,示意他跟上来。

    谢奕照着他的话做了,跟在他后面两人蹑手蹑脚地上了楼。

    短短的阶梯就算他们的脚步再慢也很快走完,二楼的场面映入眼帘的那刻谢奕呆住了,因为那里有两个人。

    一位是他所熟知的安琪儿,而另一位竟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出现在这,前段日子才交恶的顾涵亮。

    楼上的两人此刻正紧闭双目,顾涵亮的手里拿着吉他闭眼忘我演奏,纵然是谢奕这个门外汉也不由得对他的演奏升起了一分惊艳,他手里的吉他,光是看着,就清楚不是凡物。

    安琪儿此刻紧闭双眼,似乎沉浸在他的演奏里,对于后方的脚步声置若罔闻。

    片刻后,顾涵亮的演奏结束,睁开眼睛的瞬间眼里满是柔和,但随之而来的便是错愕,因为他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的人物。

    “是你,你来这干什么!”

    顾涵亮眼里的柔和烟消云散,眉头都拧在了一起,脸色骤黑,跟刚才演奏之时判若两人。

    没等谢奕说话,安琪儿睁开了双眼,仿佛对一切早有预料,脸色不变对着眼前的顾涵亮道。

    “嗯,确实有进步,听出来了,你先回去吧,多加练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