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行驶在喧闹的城市里,景色在窗外快速地倒退,谢奕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也不在意此刻车子到了哪里。

    这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他都已经太过熟悉。

    不久,宝马车停在了一家咖啡厅前,严叔放下了两人便找停车位去了。

    “走!”

    安琪儿说完便走向了咖啡厅,谢奕见状跟了上去。

    这家咖啡厅光从外面的装潢来看就让人感觉恬静而不失档次。

    室内装饰精致,摆放着舒适的沙发和宽大的桌子,几盆绿植点缀其间,使得整个空间充满了生机,一进门,一种恬静优雅的气氛便迎面而来,空气中那淡淡的咖啡香让人心神为之一松。

    上辈子这地方他也没少路过,但是咖啡厅这种地方,有钱人或者精神生活丰满的人才来,上辈子的他可没闲情雅致去考虑这种东西。

    安琪儿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谢奕略微思索了一番坐在了她的面前,好在安琪儿只是眉头皱了皱也没说什么。

    随着两人的坐下,服务员小姐姐很快就拿着单子,脸上挂着微笑迎了上来,看到谢奕的时候她显然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收敛了神色,用着柔和的声音说道。

    “两位,要喝什么呢。”

    安琪儿对着服务员小姐姐露出了微笑。

    “一杯托图马斯,谢谢”

    被安琪儿称为夏姐姐的服务员点了点头,转头对着谢奕道。

    “先生你呢?”

    咖啡这种东西谢奕不怎么接触,心下顿时犯了难,想着一杯咖啡应该也不能贵到哪,于是便道。

    “我也要一杯托图马斯,谢谢。”

    夏姐姐听到这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看了一眼安琪儿,发现她脸色如常,微笑道。

    “好的,两杯托图马斯,请稍等。”

    说完便匆匆离去。

    谢奕看着服务员的背影,开始思考刚才的种种细节,刚才他说咖啡的时候这个服务员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看了一眼安琪儿。

    这咖啡有猫腻?

    想到这,他不由看向了对面的安琪儿,只见安琪儿此刻也正看着他,脸上的戏谑毫不掩饰,悠悠道。

    “这可是你点的,我可不会请你。”

    谢奕心下那种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由问道。

    “这什么托图马斯多少钱一杯?”

    安琪儿淡淡道。

    “也没多少,一千块这样吧。”

    靠!

    谢奕脸都绿了,一千块,怎么不去抢啊!

    谢奕很想追回去跟那服务员小姐姐说不喝了,但是钻头看去小姐姐早就入了后台,估计已经着手在准备了。

    谢奕想了想坐回了位置上,有些郁闷地看着眼前的安琪儿。

    看得出安琪儿对于他这副样子很是满意,眉毛都上扬了几分。

    “怎么了?想反悔,点的时候不是挺自信的嘛。”

    谢奕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道。

    “哼,反正有你这个大金蟾在,喝倒是也喝得起。”

    “呸!你才是金蟾,我可不请你!”

    安琪儿听到谢奕说她是金蟾有些不高兴,金蟾多丑啊,谁是金蟾!

    “也没说要你请。”

    谢奕说着看向了门口,疑惑道。

    “你的司机去哪停车啊,怎么那么久。”

    安琪儿闻言淡淡道。

    “他不喝,在附近等我,回去的时候给他发个信息就行了。”

    谢奕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今天找我出来,不会只是喝咖啡那么简单吧?”

    但安琪儿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撑着下巴看向了一边,谢奕见状翻了个白眼,这金主还挺难伺候。

    既然不说要干什么,那也不能怪他不作为了,谢奕这么一想眉头也是舒展开来,静静等待着服务员的咖啡。

    他倒要看看这一千块的咖啡有什么不一样的。

    忽地,谢奕听到店门打开的声音,下意识地看去。

    店门外站着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刚进店门便朝着谢奕这边打量。

    谢奕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短暂的交会便移开了视线,但那人却不知为何向他走来,谢奕听到临近的脚步声倒也没在意,还以为对方看中了附近的位置。

    “小琪!你果然在这里,他是谁?”

    声音近在咫尺,谢奕也终于明白了对方就是冲着自己这里来的,不由打量起来人。

    眼前的男子一身蓝色休闲服,面容俊朗,但此刻他眉头紧锁,显然心情不太好,脚上穿着一双灰色的aj,谢奕毒辣的眼光瞬间判断出绝不是某田的赝品。

    这人的到来似乎引起了安琪儿的不耐,冷冷道。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

    男子被安琪儿这么一问愣住了,总不能说自己是根据她的习惯摸到这里来的吧。

    “我刚好也想来这里喝咖啡,在那边看到了你就过来了。”

    男子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应付了一下,但脸上的心虚任谁都看得出,随后将敌视的眼神对准了谢奕。

    “他是谁?”

    到这里,谢奕瞬间理清了事情的脉络。

    我说怎么会约我出来,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感情是拿我当挡箭牌啊!

    “你是?”

    既然都选择了挣钱,那就贯彻到底,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男子脸上的敌视没有减轻,冷冷的对着谢奕道。

    “我,顾涵亮,安琪儿的朋友,我们从小在一个地方长大的!”

    噢~青梅竹马啊,谢奕心下顿时了然,他还以为是某个为爱昏头的少年,却没想到是青梅竹马的戏份。

    “顾涵亮,我们在喝咖啡,请不要打扰我们。”

    安琪儿这会也终于开口了,脸色要多冷有多冷,可以看出来已经很不高兴了。

    顾涵亮听到这牙关紧咬,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不管是客人还是服务员不少都在看着这边,知道不好发作,狠狠地瞪了一眼谢奕,在附近找了个位置坐下。

    安琪儿一改之前的态度,脸上挂着微笑,温柔的对着谢奕道。

    “谢奕,不用管他的,放心。”

    谢奕见她这样嘴角不由抽了抽,这是要自己配合她把戏演到底啊。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谢奕心下为顾涵亮这位为爱冲锋的战士说了声抱歉,也回以微笑。

    “放心吧,没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