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事你少插手!还有,你这种家伙最好离聂雪彤同学远一点!你做这些也没用,她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周文聪心下憋着一股业火,转头看向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谢奕,也不管还有着其它同学在场,指着谢奕大声道。

    “她看不看我不劳你费心,但你再敢指着我的话,我不介意跟你比比看谁腕力大。”

    谢奕悠悠道。

    “你...莽夫!”

    周明聪听到谢奕这么说心下顿时清醒了些,谢奕今天可是在教室内掰赢了一众自以为强壮的男同学,脸色都不带变的,就凭这力气,真动手他肯定是劣势方,顿时留下这么一句话灰溜溜的溜出了教室,留下教室内已经有些呆滞的同学们以及谢奕。

    “不是吧,周文聪竟然跑了,我的天,这么low啊。”

    随着周文聪的离开,教室内的同学也不在有所顾虑,男同学更是直接讨论起他刚才的行为,惹得女同学掩嘴偷笑。

    谢奕对这些讨论不感兴趣,在同学们的目送中离开了教室,至于他们要讨论什么或者明天讨论什么,那是他们的事。

    回了家,看着一如既往躺在店里躺椅上脸色通红的谢领,谢奕无奈的摇了摇头,做好了饭菜招呼谢领吃过后便上了楼。

    他如今的生活三点一线,虽然他脑子里有着很多想法,但都碍于高中生的身份和众多因素都无法实施,就算他跟谢领说可以赚钱,谢领也只会当笑话听,所以眼下要做的就是赶紧完成学业,那些想法日后有机会了再说。

    就在他沉浸于书本中时,忽然听到了一声震动,谢奕的心神被从课本抽了回来,看向了枕头。

    忽地,震动声再次响起,谢奕确定不是自己幻听,抽出了枕头下的手机,学校是允许带手机的,除了上课之外其余的时间都能拿出来,但是上一世谢奕就是因为手机分散了很多精力,所以这一世他绝不允许自己再犯这样的错误,手机除非必要,否则都是放在枕头下面不拿出来。

    这台手机是之前他上了高中他父亲在他的哀求下帮他配的,当时乐了他好久,手机在他的爱护下用了两年多没有什么明显的刮痕,再加上他经常拆开手机壳擦拭,就跟新买的一样。

    点开消息栏上显眼的扣扣标志,一个带着红点的猫咪头像映入眼帘。

    谢奕看着头像旁那醒目的99+,暗道一声不好。

    猫咪头像正是安琪儿,自己没回她信息,依她那脾气只怕在那边已经抓狂了。

    果然,点进去的瞬间便看到了一系列的空格信息,谢奕暗骂了一声自己粗心,耐心的划着屏幕往上翻。

    好在翻的速度够快,不一会就翻到了头。

    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五十六分。

    “今晚六点,狮山公园集合,敢不来你就死!”

    十三点三十分。

    “怎么,死了啊,不知道回信息。”

    十四点零二分。

    “臭蛆!回信息,不然就解雇你!”

    随即便是一连串的空格符号。

    可以看出来,我们的安大小姐已经气炸了,

    谢奕连忙回忆了一下自己当时在干嘛,他从学校坐公交到家需要二十分钟,怕影响休息没看手机直接睡了,一觉睡到接近两点,闹钟一响起也没看手机直接关闹钟下楼,在提醒震动没能吵醒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完美错开信息时间。

    想到这,谢奕有些头疼,上辈子除了上班时间外,下班也很少有人给他发信息,所以在家他没有随时看信息的习惯。

    但安琪儿可不管这些,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跟相约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小时。

    谢奕也不想失去这位金主,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回道。

    “不好意思,你的信息我真没看到,我没拿手机去学校,中午睡得太死了也没看手机。”

    对方刚才所回的信息依旧是空格符号,对方显然还在气头上,谢奕想了想,还是觉得以诚待人。

    反正不管说什么都一样,就看她那边怎么说了。

    “懒惰无耻的蛆虫!说好的随叫随到呢!啊!”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雇主的嘛,无耻的蛆虫!”

    “你这个没有诚信!背信弃义的恶心的蛆!”

    “我要解雇你!给我去死,去死!”

    看着手机上涌现的信息谢奕满头黑线,这安琪儿是喊蛆喊上瘾了啊,亏自己以前还觉得她可爱来着,可爱个屁!

    谢奕也不急着回信息,等那边劈里啪啦一顿发泄完,没再继续发信息才回道。

    “总之就是这样,不好意思,有何指示?”

    对方话里话外除了骂他就是骂他,至于那个解雇谢奕没有放在心上,真要解雇他就不会那么多话了。

    谢奕的信息发过去那边沉默了有将近十分钟,谢奕正准备放下手机去看书的时候手机一个震动。

    “明天晚上六点,狮山公园,再敢出现这种情况要你好看!”

    “好。”

    放下手机,谢奕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礼服和制服也没做好啊,安琪儿找自己有什么事?

    想了一下也想不出合适的理由,谢奕坐回了书桌前拿起书本。

    管她呢,走一步看一步。

    ...

    次日放学,谢奕先是回了家跟煮好饭跟谢领说了一声跟同学有约,随后在他诧异的眼神中出了及家门。

    到了狮山公园,谢奕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才五点五十分,松了口气。

    这下子应该不会拿这个说事了吧?

    依旧是南门,那辆熟悉的宝马车停在上次的位置,谢奕看见了直接走了过去。

    随着谢奕的靠近,后排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了安琪儿那张甜美的面孔。

    “怎么又那么慢!我四十分都到这里了,你这该死的蛆!”

    靠!

    谢奕嘴角抽了抽,得,还是没躲过。

    “找我有什么事?”

    谢奕也不想继续挨骂,连忙转移话题。

    面对谢奕的提问,安琪儿只是冷哼了一声,也没解释,说道。

    “上车!”

    驾驶位上的严叔静静的看着两人的交涉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谢奕的目光带着微笑,眼神很是微妙,谢奕见状心下有些迷惑

    不过谢奕也没多问,到后座的另一边开门上了车。

    走一步看一步,他要看这安琪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