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奕眼下有些凝重,要是被铁棒打对那也够他喝一壶的,毕竟是血肉之躯.

    靠着敏捷的速度谢奕不断地躲闪,虽然对方有三个人,但是巷子并不大,寸头男发挥起来的时候也怕打到同伴,有些束手束脚的,谢奕躲闪中找了个机会迅速一拳打在一人肚子上废掉了一个,手中的袋子做掩护硬抗了寸头一棍直接顺势将棍子抓住,一将棍子从寸头男手里抢了过来.

    强大的力量使得寸头男一个踉跄差点跌倒,知道大势已去的他想要跑路,被谢奕一棍抽在了背后摔倒在地.

    剩下的那人看着谢奕的眼睛满是惊恐,眼见谢奕一向他看来想都没想立马转身就跑!

    "跑个屁啊!能快得过我?"

    正在逃跑那人听到耳后传来这样的话语,顿时亡魂大冒,没等他反应过来背后已经挨了一击,顺势跌倒在地.

    自此,五人除了谢奕没有一个是站着的.

    无视一种哀嚎,谢奕检查了一番手中袋子里的东西,眼见只是盒子瘪下去了而已也没在意,来到了寸头男的跟前.

    棍棒敲打着地板发出铛铛声,谢奕冷冷道.

    "谁叫你们过来的,说出他和我再打一顿.你选哪个?."

    寸头男咬了咬牙,低下了头.

    显然是打算不说.

    谢奕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你帮我给他带句话,做什么事都是有代价的."

    随后看都没看地上的几人,转身向着巷子深处走去.

    寸头男怔怔地看着谢奕离去的背影,眼神很是复杂.

    "杨昊?就这么让他走了?回去怎么交差啊."

    小五好过了些许,撑起了身子犹豫了一番还是对着寸头男问道.

    杨昊瞪了他一眼.

    "你厉害你去干他啊!都被打成孙子了还隔这想交差呢!"

    小五被骂缩了缩脑袋,不再说话.见他嘴角还有着血渍杨昊也心下一软也不好骂太狠了,看样子谢奕那拳打得也不轻.

    杨昊扫视了一圈,见几人都陆续从地上起了身叹了口气.

    "亮少那边我去说吧,这没办法,谁知道这家伙那么生猛!"

    想起刚才谢奕的那些反应速度,他心里将派他来的亮少祖上骂了个遍..

    这特么是普通高中生?你家普通高中生是这样的啊!

    想着谢奕刚才放过了几人一马,这让他心下滋生了一股莫名的情绪,要知道他以往对付的人都是选择死拼到底,绝对不会像谢奕这般仁慈.

    甩了甩头,将那复杂的情绪甩到脑后,几人晃晃悠悠的出了巷子.

    ....

    众人闻言也没说什么,缓了一会能走路后便离开了巷口.

    眼看即将走到家,先是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痕,铁棒被他随便找了个垃圾桶扔掉了铁棒,检查无误后,谢奕这才放心向家走去.

    让谢奕意外的是,坐在店门口的谢领竟然没有红着脸,显然已经酒醒了,眼见谢奕走来,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手中的袋子,皱了皱眉.

    "回来了,袋子里装的什么?"

    谢奕早就想好了理由,淡淡道.

    "跟同学出去玩,路边摊的奖品."

    "哦?奖品,什么奖品我看看."

    谁知谢领闻言直接站起了身,把头伸向袋子就要一探究竟.

    真让他看到就不好说了!

    谢奕急忙抱紧了袋子,急道.

    "年轻人的礼物你也要看啊!害不害臊."

    "这有什么害臊的,"

    谢领见状狐疑地打量着谢奕,看得谢奕心里七上八下的.

    半晌,谢领也没选择继续追究,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悠悠道.

    "下次再跟人家出去玩没钱了就记得问,又不是不给你,别叫人家女孩子买单知道嘛,身上还有钱没?"

    父亲突然的转变让谢奕一愣一愣的,这才反应过来谢领误会了.

    但他也没有解释,直接顺着谢领的话说道.

    "明白了."

    眼见糊弄了过去,谢奕心下松了口气,随便跟他说了两句就上了楼,将这两样东西塞进了衣柜里,松了口气.

    不行啊,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谎言总有戳破的那天,下次需要用到这两套衣服怎么带出去?

    谢奕心下顿时犯了难.手拧着袋子或者拿背包都不现实啊,谢领肯定会问.

    算了,管他呢,反正没用到,等到那天再说!

    谢奕想了半天无果也懒得想了,路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

    ...

    次日下课,谢奕看着手机上的消息陷入了沉默.

    "明天早上八点,带上制服,狮山公园."

    没错,是安琪儿发来的.

    谢奕看看着信息犯了难.

    他没想到才领到衣服,隔天就用上了,看着其上的信息谢奕一阵懊恼.

    算了,在他之前起床吧.

    没有了主意的谢奕心下苦笑道.

    一旁的李治看着谢奕一脸苦笑的表情很是疑惑,不由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

    谢奕听到李治的声音也回过了神来,淡淡道.

    "没什么,就是想一些事情而已."

    眼见谢奕不愿多说,他也没有追问,深深地打量了一眼谢奕,叹了口气.

    "你最近的改变是真的大,怎么之前就没看出来你学习那么厉害呢?"

    李治看着谢奕的眼睛,似乎要彻底将他看透一般.

    对此谢奕只是笑了笑,他当然知道李治疑惑的原因,最近的测验不少,除了语文外其它几科也测了,以往不怎么出色的科目谢奕竟然都拿了一百分以上,要不是李治就坐在他隔壁看着他考一定会觉得他是抄的.

    "没什么了不起的,你看看聂雪彤,人家那才叫吊,我这一般般."

    谢奕悠悠道.

    李治听到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别动不动就拿聂雪彤比啊,你什么水平人家什么水平没点数?夸你两句还上天了,你和人家能比?"

    谢奕看向了聂雪彤的位置,聂雪彤此刻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什么,前世的时候他最爱趁着这个机会偷瞄人家.

    "确实不能."

    谢奕口中淡淡道.

    他要是能考一百五十分那是因为他的能力达到了一百五十分的水平,而聂雪彤能考一百五十分是因为试卷只有一百五十分,两人目前的实力不在一个次元,但好在有条标准线.

    这么看,似乎也不是不能!

    当然,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他必须要让父亲彻底把酒戒掉,而不是说一句隔天又犯那种.

    ...

    次日凌晨,谢奕背着一个包站在狮山公园南门前,一脸无语.

    他在房门前给谢领留了纸条,告诉他自己跟同学出去玩了,接过刚到公园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一接通上来就是一顿批,不过听到是陪上次那位女同学玩的时候他又沉默了,只是叮嘱道别太晚回家以及种种就挂了电话.

    这让谢奕心下不由吐槽,看来自己在老爹心中的身份看来还没一位虚无缥缈的女同学高,真不愧是亲生的.

    想起电话里谢领说的有机会带同学回来吃个饭谢奕只觉好笑,带回去吃饭是做不到了,她别把你儿子玩残就不错了.

    谢奕想起了那天巷子里截击他的众人,他目前交恶的就两个人,一个是周明聪,一个是顾涵亮,就周明聪那德行干不出这事,那只能是顾涵亮了.

    上次他没得手,不知道后面又会准备其它的什么手段等着自己,谢奕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那么狠,一交恶直接就找人弄他了,好在他因为上辈子的经历有一些动手的经验,再加上系统给的那些属性点使得他的身体现在已经强到变态,这才化险为夷,要不然还真栽了.

    只要自己还在安琪儿身边晃悠他就绝不会善罢甘休,这谢奕是清楚的.

    就知道钱没那么好拿.谢奕心下感叹道,要是普通人,昨天估计要么被羞辱一顿要么就给打进医院了,那地方又没有摄像头,而且人烟较少,很难查到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