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

    “你...恶心!”

    庆宜高中,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两名男女正在对峙,教学楼的窗口趴满了看热闹的小脑袋。

    “竟然又有人跟聂雪彤告白了,那人是谁啊,感觉看着有点眼熟。”

    “眼熟是正常的,谢奕听说过没?”

    “我去,竟然是那个臭不要脸的猛人!怪不得说眼熟。”

    不同于教室内的喧嚣,谢奕并未受到外界声音的影响,聂雪彤的反应他早有意料,但还是感觉心中一疼。

    但该做的还是要做,他深吸一口气,看着聂雪彤的眼睛道。

    “我是真的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随着告白声的落下,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脆响。

    啪!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这种人,我真是看走了眼!”

    聂雪彤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气冲冲地离开了现场,留下谢奕孤零零的站在那。

    谢奕抚了抚被打的脸颊,阵阵刺痛从脸上传来,咬了咬牙。

    “打那么重,亏我感觉你对我算好的!”

    吐槽了一番,谢奕耳边响起了那令他又爱又恨的电子音。

    “你成功表白指定的四名人物,完成了系统激活任务,系统奖励已发放,是否领取。”

    “领取!”

    谢奕没好气地回复道,随即他感觉到一阵暖流包裹住了他。

    “恭喜您激活并领取了系统奖励,获得全属性+10!”

    谢奕一觉醒来不知为何重生到了高中时代,还获得了登峰造极系统。

    上辈子他碌碌无为,这辈子觉醒了系统他立誓一定要好好把握,但这系

    激活还需要完成一个任务,那就是对四个女生告白。

    这四个女生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她们无一不是优秀至极,暗恋者无数,被称之为四大校花。

    上辈子谢奕与她们几乎没有交集,也就是聂晓彤在同一个班级说过一些话。就这程度连熟都算不上,更何况表白?

    问题是系统的任务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看到这个时限的时候谢奕除了苦笑之外别无他法。

    表白是吧,又不是要同意才算表白,当四次小丑换个系统,怎么也不亏!

    谢奕收起了思绪,在脑海中打开了属性面板。

    他的属性如下。

    姓名:谢奕

    性别:男

    掌握技能:衍生技:死记硬背(初级)

    基本属性:

    体质:19

    力量:18

    敏捷:20

    智慧:19

    幸运:10

    霉运:10

    天佑:10

    天妒:10

    ......

    好好好,这样加属性是吧。

    谢奕满头黑线,其它属性看着还挺舒服的,这个霉运和天妒是什么东西?一会天佑一会天妒的,那是佑还是妒?合着加了个寂寞!

    “系统,能说话不?幸运和霉运,天佑和天妒,你不觉得矛盾嘛,你这是出bug了啊!得修!”

    “宿主请理智发言,本系统没有bug,这是机制,请好好完成系统所布置的任务,莫要多虑。”

    “@#*¥&!”

    跟系统接触无果,谢奕纵然心下不平也只能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就算系统真有毛病他也找不到地方修,毕竟有不是什么破铜烂铁坏机器,真要修,那首当其冲就是给他脑袋开瓢,毕竟这东西在他脑子里。

    无视了周围一众怪异的眼神,谢奕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此时是课间,教室里人并不多,谢奕回来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发现了他声音都小了一些,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聂雪彤此刻也在教室里,看到了谢奕,她直接把头扭过了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谢奕耸了耸肩,回到了自己后排靠窗的位置,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阵失神。

    忽地,谢奕感觉有人在旁边坐了下来,捅了捅自己的手肘,疑惑转头,发现自己的同桌李治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打量着他。

    “听说你跟聂雪彤告白了?”

    李治凑近了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道。

    尽管李治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谢奕余光瞟到不少人在注意着这里的动静,只怕是个人都能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

    谢奕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好吧,我知道了。”

    李治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敬佩。

    “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别人告白一个都不敢,你这是第四个了,你最近是受了什么刺激嘛,为什么要这么干?”

    敬佩之余李治也是终于道出了心中的疑惑,前几次他都没有问谢奕,这次他忍不住了。

    谢奕余光扫了一眼周围竖起耳朵偷听着的人,不紧不慢道。

    “当然是喜欢就告白啊,不然还能怎么样,想通了就干了。”

    哗!!!

    随着谢奕的声音落下,教室里一阵哗然,谢奕忍不住挠了挠耳朵,小场面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谢奕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还不闭上你那张嘴,你那叫喜欢嘛,别侮辱了喜欢这两个字!”

    随着谢奕的声音落下,聂雪彤的同桌赵欣鱼忍不了了,猛地站起身指着谢奕骂道。

    聂雪彤见同桌为自己发声也不好意思装听不见了,转身冷冷地看着谢奕道:“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作为同学,我建议你少说两句。”

    谢奕看了一眼聂雪彤,没有说话,扭过了头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他从一开始就料到了这个场面。

    眼见谢奕不说话,气冲冲的秦欣鱼也不再找他麻烦,坐了下去,隐约见谢奕还能听到不要脸,流氓等等词汇。

    不是,我不就告个白嘛,怎么就流氓了啊。

    谢奕心里不禁吐槽。

    但吐槽归吐槽,谢奕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代表着什么。

    喜欢在青春期是一个干净且令人憧憬的词汇,它的干净容不得外在的玷污,因为被玷污了的喜欢那不叫喜欢。

    而自己借着喜欢的名义向着校内公认的四名女神告白,这无疑让喜欢这词蒙上了污秽,变得不再纯净。

    在向往干净爱情的青春期,这样的行为不被接受是正常的。

    眼见谢奕不再说话,李治叹了口气,看了周围一圈转过头对着谢奕小声道。

    “你喜欢她们这个我信,哪个男的不喜欢她们?但是我不信你会为了这个去跟她们告白,你这么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嘛,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你。”

    谢奕听到这不由转过了头看着李治。

    李治家里挺不错的,有些背景,而且待人真诚,也就是因为这个,前世的谢奕毕业后还跟他有联系,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难言之隐倒是没有,有时间八卦不如考虑如何提升成绩吧,这次英语再不及格你得被请去喝茶了。”

    “我去,能不能别提这个。”

    李治被谢奕这么一说,立马懊恼了起来,不满的看着谢奕。

    谢奕回给他一个笑容,不再说话。

    见他这样,李治只好作罢。

    “罢了罢了,不问你了,你悠着点,一出戏别演五次啊。”

    “我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