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的课堂上,高三二班所有的人都在埋头写试卷,无他,这节课语文测验。

    谢奕正聚精会神的投入到试卷的内容上,感觉自己的胳膊肘被人捅了一下,转头看去,只见李治正朝他挤眉弄眼。

    “十三,十三题...”

    李治一边看着来回巡视刚好走到讲台附近的老师,一边小声的对着谢奕说道。

    “嗯?”

    身材略显圆润的语文老师似有所感,皱眉看向了李治这边,吓得李治连忙低头写试卷。

    没发现不对劲的语文老师疑惑了看了一眼李治那个方向,没发现什么情况最终移开了视线。

    眼见危机躲过,李治松了口气,求助似的看向谢奕。

    谢奕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此刻真的很想问李治,哥们,这是语文,作为一个文科生,连这个都要抄嘛?

    但是人个有志,谢奕也不说什么,作状思考移开了挡住试卷的胳膊。

    李治顿时欣喜若狂,急不可耐的扫视起谢奕的试卷,用余光打量语文老师那边的动静。

    两节课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治在和语文老师的斗智斗勇中也是竭尽所能的将谢奕能抄的地方都抄了一遍,那疯狂的样子看得谢奕直摇头。

    不行,还是得说一下他。

    虽然说人各有志,但是他也不想看自己的兄弟在这条路上这么堕落下去。

    试卷在下课铃声响起的同时在语文老师一句停笔后陆续交了上去,李治看着交上去的试卷满意的伸了个懒腰。

    “奶奶的,累死我了,这天杀的阅读理解,谁发明的啊。”

    说完看向了一脸淡然的谢奕。

    “怎么样,要不要出去,请你喝汽水?”

    自从前世谢领病重后,谢奕就谢绝了碳酸饮料一类的饮品,酒更是能不喝绝对不喝。

    “不用了,一瓶矿泉水就行。”

    李治闻言有些疑惑,要知道以前谢奕每当这个时候回答的那是一个快,不知道最近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学习上和各种习惯跟变了个人一样。

    “好吧。”

    李治也没说什么,起身离开了座位。

    没了人陪的谢奕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景色,现在他的风头期还没过,能不出就尽量不出。

    看着窗外的景色,谢奕的思绪回到了系统的任务上,现在他的主要任务除了学习就是系统这个坑爹的任务了。

    但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完成这个任务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先不说约会,他该怎么挽回女生那里自己那已经烂坏了的形象?一个星期内表白四个女生,口上还说着喜欢,要不是这事是他干的,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唉,成年人的世界,太难了啊。

    谢奕无力的扑到在课桌上,很是头疼,余光瞟了一眼聂雪彤的位置,发现她不在教室。

    目前来看聂雪彤依旧是条件最优先那位,首先每天上学都能见面,其次脾气也没安琪儿那么烂,比较好相处,要是换成安琪儿,别说约会,光是相处她那张嘴就能先郁闷死人。

    谢奕这么向着突然看见几个女生有些激动的冲进教室,找了位置坐下满脸兴奋的讨论着。

    嗯?又有八卦。

    谢奕顿时就来了劲儿,这几个女生经常喜欢在一起讨论一些校园内的奇闻趣事事,是整个高三二班信息传输的重要枢纽,谢奕这几天在教室里正好不出去无聊,从她们的听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没办法,她们讨论也没控制声音,不仅是谢奕,很多人都听到了。

    “哇哇哇!三班的李明跟聂雪彤表白了,在操场上!哇!”

    哦?

    谢奕顿时来了兴致。

    另一个女生也是激动的道:“雪彤是真厉害啊,说拒绝就拒绝,李明可是说喜欢了她两年,而且人还长得那么帅,哇!!!雪彤是怎么能拒绝得那么果断的啊!”

    呵呵。

    谢奕听到这不禁翻了个白眼。

    帅又不能当饭吃,帅哥又怎样,要是你的帅不能成为打动别人的筹码,又没有别的过人之处,那就相当于没有任何优势,拒绝一个没有任何优势的人有什么不能果断的。

    当然,这些小年轻这个阶段是不会想到这些的。

    谢奕心下感慨,却听到了她们讨论自己。

    “唉,要是李明晚点告白就好了,前阵子谢奕不是刚告白吗,他怎么偏偏挑这个时候,他太急了啊,我感觉他很有机会的。”

    “是啊是啊,他那么帅,篮球打得又好,我看见过不少女的给他买水呢。”

    “啊?原来是渣男...”

    “买个水而已,有什么渣的,他那么帅...”

    “对啊对啊,他那么帅不正常嘛,起码比谢奕有机会多了吧。”

    说到这,几个女生不禁掩着嘴发出了快活的笑声。

    谢奕满脸黑线,扭头看向窗户装作没听见。

    肆意讨论八卦是女生的权力,要是换成男的,谢奕分分钟开喷喷得他吗都不认识他。

    “哼,整天都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总以为自己有机会就去告白,那跟个傻子有什么区别?”

    班长周明聪有些不高兴,说道,这一发话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周明聪见别人看过来,没有退却,反而冷哼一声。

    “面也没见几次,也没见怎么交流,连别人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去告白的?凭一张脸皮吗,这不是自取其辱?”

    说完看向谢奕所在的地方,呵了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谢奕看到这不由皱眉。

    “你呵你马呢?”

    哗!

    同学们有些惊讶,显然没料到谢奕竟然会顶得那么激烈,毕竟以往得谢奕也不太活跃,同学们对他的印象极少,只有最近的表白一事。

    周明聪瞪大了眼睛,也没想到谢奕竟然会有这般反应,脑子转过弯的他当即大怒,猛地站起身直指谢奕。

    “你说什么,敢不敢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你呵你马呢,听清楚了没?”

    谢奕甩都不甩他,连站都没站,冷冷道。

    周明聪脸色通红,指着谢奕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手指不住的颤抖,嘴唇哆嗦着只会你你你,半天没挤出一句话。

    但谢奕可不会等他发挥,淡淡道

    “你什么你,怎么,站起来干什么,想打我啊?来,往我脸上打,只要你敢打我绝不还手,但不敢打你就是我儿子!”

    随即谢奕想到了什么,在周明聪要憋出血的脸色前作状恍然大误道。

    “哦忘了,儿子不能太贱,不然就是贱种了,你去给别人当儿子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