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听得脸都变了,泥马这嘴是真毒啊,众目睽睽之下被这样骂谁受得了。

    果然,周明聪在听到谢奕那么说后顿时就失去了理智,左右看了一圈,拿起桌子上的书本就要向着谢奕砸来,但途中被他的同桌拦下了。

    “明聪你疯了!这是在教室!有摄像头的。”

    他的同桌一边拉着他一边指了指教室门口上方角落的摄像头,紧张道。

    谢奕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时李治也从后门回来了,手里拿着两瓶汽水,本来脸上洋溢着微笑的他察觉到了教室内剑拔弩张的两人,皱了皱眉。

    “怎么了,周明冲,干什么呢,想打架啊。”

    周明冲有些忌惮地看了看李治,他和谢奕都是一米八的身材,而李治接近一米九,真动起手来他这边也吃亏,而且他强在学习,动手这方面是弱势,李治一加入他的气势立马褪去了大半。

    “哼,他骂我,自己问他!”

    “问个屁!不是你犯贱想当我儿子?”

    谢奕也不惯着他,回怼道。

    “你!”

    周明聪的脸顿时化为了猪肝色,刚褪下去的火气又蹭地燃了起来,正想发作李治的话如同一盆冷水般浇在了他头上。

    “没完了是吧,想动手就动手,别整这些没用的。”

    李治的话看似在说两人,但是视线却是在看着周明聪,周明聪气得要死,但也知道再闹下去自己没好处,只能沉着脸坐回了位置上。

    李治也没再看他,回了位置上把汽水往谢奕面前一递。

    “诺,你的。”

    李治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起来全然不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谢奕看着眼前的汽水皱了皱眉。

    “不是说矿泉水吗,怎么给我整个汽水。”

    “哎呀,汽水好喝嘛,再说,我刚才可是帮了你大忙,这点小事你还要计较?”

    “什么大忙,你不来我打爆他的眼镜,我看你是帮倒忙!”

    “呵呵,学习认真了,吹牛比的功夫也是更上一层楼了。”

    后方的两人讨论着,言语间一副没把周文聪放在眼里的样子,教室内刚褪下去的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起来。

    同学们紧张的眼神不断在谢奕与周文聪之间来回扫视,生怕下一刻某人的板凳就要飞起来,但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周文聪低着脑袋跟没听见一般。

    谢奕接过了汽水也没再说什么,看了一眼周文聪的方向。

    他对周文聪这般并非没有原因,上一世周文冲借着班长之名没少挤兑班里其他喜欢聂雪彤的同学,动不动就打这些同学的小报告,谢奕当时因为他教室不知道扫了多少遍。

    别的班的学生告白聂雪彤他屁又不敢放一个,只会在背后阴阳怪气,完事了见人家还跟人家称兄道弟,恶心得不行。

    仗着自己是班长作威作福,拿别人没办法就称兄道弟,这副虚伪的做派谢奕上一辈子给他忍了,这辈子阅历上来了说什么也不行!

    这种人典型的欺软怕硬,嘴上功夫利害,真要抄家虚得不行。

    就算他敢动手,谢奕也自有办法应对。

    同学们等了半天也没见两人有谁发作只觉无趣,开始各讨论各的,聂雪彤此刻也终于回了教室,得知了刚才的事,诧异的看了一眼两人。

    谢奕第一次看见她这种眼神,那刹那间的风情让他有些魂不守舍。

    聂雪彤见他这样皱了皱眉,移开了视线。

    谢奕感觉自己的胳膊肘被捅了捅,转头看去,只见李治脸上洋溢着猥琐的笑容。

    “大白天的,发春呐,你知道你刚才是什么样嘛,哎哟,魂都要没了,有点骨气行不行?”

    谢奕不由得老脸一红,心下也是暗骂自己都两世为人了,定力怎么还这么差!

    “食色性也知不知道。你这种凡夫俗子懂个屁!”

    “哟,最近学习好了皮痒了时不时,有脾气了,想常常我肌肉的滋味啊。”

    李治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扬了扬拳头,作状威胁道。

    谢奕看了看他的拳头,一脸不屑。

    “还肌肉,我看你这是鹅肉!要不跟我掰个手腕试试?”

    “哟,小奕子找治啊,好,你治哥专治各种不服!”

    李志说罢撸起了袖子,手放在了桌子上,那脸色跟个好战的公鸡似的。

    一声小奕子喊的谢奕满头黑线,看了看迫不及待的李治,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光掰手腕不好玩,加点彩头。”

    “还加彩头?好,加,随便加!”

    李治愣了一下,随即差点笑出了声,谢奕这家伙很少锻炼,身板也没他硬实,怎么敢的啊。

    他原本只是想挫一下谢奕的锐气,却没想到谢奕锐气如此之胜,还敢提彩头,这也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

    最近老是有求于谢奕,反倒显得他弱势了,明明一直以来他才是两人中比较强势的那方,以前谢奕不怎么爱交流,话也少,但最近却跟变了个人一样,谢奕的改变是好的,但一些问题却让他有些患得患失。

    谢奕两世为人的经验哪看不出这些,于是顺势提出了扳手腕,有的小事不解决有时候也会发展成问题。

    “手腕掰赢的话上课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谢奕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李治听完嘴角一抽。

    你特么还想拿我当挡箭牌啊!

    “好,但要是我赢了的话,你得喊我一声大哥。”

    李治也没过多思考就应了下来,顺路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毕竟在他心里,自己这边完全没有输的道理。

    “好。”

    谢奕也没有多说什么,调整好了坐姿,两人的手掌在桌面上握在了一起。

    两人的这番作态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就连聂雪彤,也好奇地投来了目光。

    李治的脸部开始变得严峻,可以看出已经处于发力阶段,但反观谢奕,脸色如常,仿佛不是在掰手腕,而是一个简单的握手。

    可能是被谢奕平淡的脸色刺激到了,李治的神情开始紧绷,连带着手臂都开始了一定幅度的震动,反观谢奕这边,脸色依旧平淡,仿佛根本没将眼前的掰手腕放在心上。

    不少女同学已经惊讶地捂住了嘴巴,男同学们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所有人都以为会是以谢奕的简单溃败收尾,却没想到会是这个场面。

    李治的面容开始扭曲,可以看出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果露在外的手臂青筋暴起,但是依旧没能将谢奕的手压弯下去。

    反观谢奕,眉头一拧,似乎才开始发力,李治的手臂开始慢慢像桌面倾斜,这一幕使得李治心下大急,也不管什么武德了另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桌角,借着身体的力量脸部扭曲着,试图将劣势的局面拉回。

    很可惜一切都是徒劳,他的手臂并没有因为他的这些动作而停下,随着他手背与桌面的贴合,这场比赛宣布了谢奕的胜利。

    “靠,你嗑药了?这么猛!”

    李治揉着手臂处的关节,愤愤不平道。

    谢奕笑了笑,也不辩解,不怀好意地说道。

    “小李子,说过的话要说到做到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