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今这船破了,老奴为得家人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马福朝他奉礼,“大人莫怪我。”

    酆承悦面色阴沉,掌压扶手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陈金裘更是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紧张盯着马福。

    马福颓然垂着头,涩声说:“中永七年,老奴的确截获密信一封,信使名叫江林。随后我让人抓了江林,将他生埋于代州郊外山林,又威逼利诱养子马和前去崇都自首告罪——”

    “马福!”酆承悦倏地站起来,“你敢?!”

    马福突然笑起来,神色诡异难辨:“大人莫怪,此事皆是我一人所为,大人还请看在老奴多年侍候的份上,善待我的家人子嗣。”

    这话一出,全场皆惊,酆承悦像是虚脱般坐回座位。而陈金裘更是顿时松了一口气,旋即窥视向陈丘生。

    马福的举动已然是打算独自承担,局势豁然开朗,转机已至!

    “马福,你承认你谋害江林?”陈丘生眼角抽搐,“可有人指使?”

    “不曾有人指使。”马福拜服下去,撑起的双臂颤栗发抖,“是我马福,一人所为!”

    陈丘生深深吸气,似在压抑着怒意,说:“你为何威逼养子马和构陷江子墨?”

    “甄毅后嗣,谋逆叛国人人得而诛之!”马福抬头的刹那像是下定决心,“留此祸患,他日恐危及江山社稷!”

    酆承悦抚着须,赞赏说:“说的好!”

    在场的官吏谁听不懂?马福这是要独自抗下罪责,毕竟他的家人捏在酆承悦手里!

    那陈丘生怎么办?所有人都已然察觉他是想要彻查书信案,而且是一个都不放过!

    可现在马福顶罪,将酆承悦撇的一干二净,他就是明知酆承悦是背后主谋,也无可奈何。

    陈丘生神情变幻,突然目带激赏之色颔首说:“危及江山社稷,当真说的好,忠心如此,难能可贵。焦士史,我问你,罗川送信予尉史刘朔云,你说不曾拆封书信,可是如此?”

    焦朋兴无畏地点头:“正是。”

    陈丘生轻咳了两声才说:“那好,来人,把证物信件给他看。”

    兵曹端着托盘走近,焦朋兴一看顿时觉得疑惑,木盘上居然摆放着好几封信件。

    他说:“不知大人要我看哪封?”

    陈丘生咳着咳着突然重了几分,他抬袖拭了嘴,说:“都看看。”

    焦朋兴狐疑地拿起一封开始阅览,可看完一封后像是骤然惊醒一般,瞪大双眼一封接着一封打开看着,片刻,他的手就开始发抖了。

    这幅古怪的模样也令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他。

    “这是……”焦朋兴神色惊骇,“你、你怎么会有这信?!”

    “焦士史,这些信可都是从你房中搜出来的。”刘朔云像是劝慰般说,“我特地将其带来,就是为了让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好好看看。”

    “竖子敢耳!!!”焦朋兴猛地站起来,他指着大堂上陈丘生断然厉喝,“我乃是边塞士史焦朋兴,这些不过是我与家姐的家书而已,陈丘生!别忘了我家姐可是当今皇后!”

    陈丘生的面容叫人看不出表情,他就像是一池平静的湖泊,无波无澜,无论何时说话都是轻描淡写,镇定自若。

    “当今皇后,我自然知晓。”陈丘生面色浮着红,他起身下台阶,准确地从托盘中拿起一封,“敢问,这封与代州牧的来往书信,你作何解释?”

    焦朋兴强自镇定:“这、这不过是友人来往的书信罢了。”

    陈丘生将信递过去,平静地说:“念。”

    “放肆!”焦朋兴当即暴喝,“我乃是皇后亲弟,你要我当众念自己的**?!陈丘生,你莫要欺我无人!”

    “现下这公堂之上只有臣子,没有皇亲国戚。”陈丘生逼近一步,“念。”

    焦朋兴抬手挥开,面红耳赤的吼:“我看你这廷尉是不想当了!”

    陈丘生知道对方不敢,所以举着信说:“我这官当不当由圣上决断——劳烦梁都尉,念念这信。”

    梁封侯正要去拿信,焦朋兴突然探手要抢!

    梁封侯眼疾手快,一把扣住焦朋兴的手腕,往下一扯,焦朋兴吃痛当即大叫起来。

    梁封侯一手扣着焦朋兴,一手抬纸抖开,说:“焦士史亲收,密信已托人打理妥当,江林已死,我已命人替换江林前去崇都自首告罪,江子墨此次在劫难逃——”

    “如此便好。”陈丘生打断他,“焦士史,如今此事牵动九州,圣上亦在崇都观望,我现下问你,认不认?”

    “陈大人。”酆承悦无声站起来,“你可知你在做什么?这案子如若照你这么审,这天,怕是要大变了。”

    阴霾的天色下起了凄冷的雨,细密的雨珠洋洋洒洒在顷刻间变成瓢泼大雨。

    场外的百姓没处躲闪,都被浇了个当头,可他们没走,皆是翘首以盼。

    这场案件牵动着所有人的心,他们已经不是要江子墨安然无恙了。

    他们要真相!

    陈丘生回眸凝视着酆承悦,两人四目相对!

    在争锋的气势里,陈丘生平静地回复:“这郑国上下只有一片天。”

    轰隆隆。

    雷蛇自阴云间游走,江子墨像是撑到了能喘息的那一刻。

    他抬起苍老的面容,浑浊的双眼从模糊中看清了陈丘生的模样。

    “你当真是冥顽不灵。”酆承悦凑近耳语,“此事若是传到司空大人那,你们陈家,怕是要不复存在了。”

    “酆大人多虑了,这里没有陈家,只有郑国律法。”陈丘生与之对视,“酆州牧,倒是这些信,你作何解释?”

    酆承悦侧过身,阴声说:“老夫但听吩咐。”

    这一幕落在江子墨眼中,他明白。

    陈丘生赢了,但他也输了。

    “来呀,证据确凿。”陈丘生掩唇重咳几声,“酆州牧、士史焦朋兴、管家马福,三人谋划密令门下小吏罗川假扮江林,按律,关入大牢,因此中案情牵涉众多,待本廷尉回都,涉案者一道押送回去,审理其中详细。”

    那袖袍染了些红,陈丘生像是随意踏了两步,然后定定地站在原地。

    马福惊异地发愣,像是木头般被拖走,焦朋兴则被架着高声咆哮咒骂,唯独酆承悦甩开了吏兵的钳制,背着手坦然走向大牢。

    所有人像是窒息了一般环视着陈丘生,一州之牧、皇亲国戚,皆被他定罪押入大牢,没有人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更没人能理解或是看懂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就像是雨中浓雾密布后的一条山涧。

    只有机缘来临时。

    才能看到的唯一清澈。

    ……

    雾在雨中渐散。

    场内场外落针可闻。

    “江子墨。”陈丘生望向簇拥在大堂外的百姓,“这罪人证物证俱在,你……认不认?”

    江子墨看向他,此刻他的眼里也只有陈丘生,当年郑武帝称他是定泽真松,九州上下无人不叹服他的为人和治理手段。

    年轻时他是为郑国遮蔽风雨的茁壮青松,在朝堂上无人与之睥睨,年迈后他是烟州这片汪洋中的老树,为百姓挣得片刻喘息。

    可如今郑国的天空已经逐渐被一只大手掩盖,朝堂上下的官吏趋向谄媚**,他痛心疾首。

    但为了郑国也只能蜷缩在烟州静待乾坤转变,但那只手现下已然盖过了璀璨的骄阳,扼住了黎明百姓的咽喉。

    光明不复了。

    黑暗里传来凄厉的哀嚎和狞笑,他听的又怕又厌,想着就此撒手人寰回乡告老。

    但没想到在这片充斥着鲜血和阴谋的土壤里,竟埋着一面一尘不染的明镜。

    江子墨仿佛从这面镜中看到了昔日年轻的自己,桀骜不驯,立于孤高崖岸之上,俯瞰芸芸众生。可陈丘生身上还有一股镇定从容却是他曾经不曾拥有的。

    冷静,冷静的毫无感情。

    而就是这样绝然的冰冷,突然为江子墨衰弱的心脏注入了一丝久违的希望。

    也许这面明镜,能为郑国照亮一片曙光。

    “老夫……”

    江子墨像是又惋惜又欣慰,他匍匐着跪在地上,以朝堂大礼跪拜。

    “老夫……认罪。”

    所有百姓揪紧的心伴随着江子墨这一拜,顿时齐齐哗然跪地,哀声苦嚎连天,口中都纷纷喊着‘老大人冤枉呀!’

    陈丘生掩唇重重咳了两声,他望着百姓朝大堂外渡步,从容的面上出奇的蹙紧了眉头。

    那嘶哑的音调像是从喉间溢出来的,他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今江子墨罪责已就,堂下诸位,敢问,我陈丘生可断错一丝一缕?”

    百姓顿时止住哭嚎昂首抬头,看着陈丘生身形恍惚地缓步走出大堂,在顷刻间被如注的暴雨打的浑身湿漉。

    “我知,多年来烟州牧治水有功,你们心里有老大人,想着为他伸冤。”陈丘生鼻息重了几分,“但郑国律法条例在先,如若犯法者因着旧情就堂而皇之躲过,那便是我等心中无法,而国无法,则、民心不向!

    我陈丘生身受皇恩司职廷尉一职,执掌郑国之法,如若错判,普天之下,凡郑国子民皆可食我肉,寝我皮,以泄心头之愤。可若我无判错,诸位,你们喊冤,冤从何来?”

    百姓们闻言纷纷左右环顾,他们像是被陈丘生问住了。

    半晌,只有一名书生装扮的男子膝行着挤出人群,雨水打湿了他的面庞,双手奉礼说:“陈大人断案严明,无一丝一缕偏差,我等心悦诚服!

    但是大人,江老大人为我烟州守了整整三十年!三十年来大水频发,如今夏季将近,等大水一发,敢问大人,我烟州一十四县的数百万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