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崇都出发到代州,这一路已走半月。

    大雪漫天,流放的队伍拉的老长,红山马道苍茫一片,天空上方盘旋着一只孤鹰。

    离目的地满红关还有数日脚程,负责押送的士兵骑在马背上,目光冷漠,巡视着过往的囚犯。

    元吉掠过时,沉默地低着头。

    甄可笑拖着沉重的镣铐叮当作响,语气虚弱地说:“元吉,我脚疼。”

    元吉看着甄可笑破洞的绣花鞋,便蹲下身,说:“小姐,我背你。”

    甄可笑年仅十二,一路上缺衣少食,身子越发消瘦。憔悴的面容略显蜡黄,耸搭的眼皮泛着困意,身子几乎扑倒在元吉背上。

    元吉今年十六,从小在甄王府当护卫,风吹雨打,身强体壮,背着瘦弱的甄可笑丝毫不影响脚力。

    甄可笑脸贴靠着元吉的背,问:“元吉,你累不累?”

    “不累,小姐轻飘飘的。”元吉昂头示意,“就像那只鹰。”

    “那只鹰会飞。”甄可笑望着翱翔的冬鹰,脸上展露出了微笑,“我也好想像它一样,自由的飞。”

    元吉望着鹰,半晌没有答话。

    沿途巡视的士兵打马经过,马蹄下雪屑四溅,他勒紧缰绳,战马嘶鸣一声停下,交换踩踏马蹄,打了个响鼻。

    士兵左右环视,目光突然落在队伍中,盯住了元吉和甄可笑。

    甄可笑被森然的目光吓地颤栗发抖,她极为惧怕士兵,慌张地背过头去。

    士兵垂下马鞭凌空打响,冷声厉喝:“你们两个,站住!”

    元吉像是没听见,顾自继续走,而且脚步越发的快,专往人堆里挤。

    “站住!”

    士兵瞪着眼,夹紧马腹催促战马,贴近人群的瞬间,猛地探手一把扯住甄可笑的头发,旋即用力向上一拽!

    甄可笑疼地双手向上伸去够士兵的手腕,口中大声哭喊:“啊!!!我疼,我疼,元吉!!!”

    元吉急忙转身去抱,可那马鞭陡然一转,残影扫过,对着他猛地抽了过去!

    啪地一声,元吉背上的囚衣陡然破开,脊背被抽的皮开肉绽,血珠飞洒,人也紧跟着重重摔在地上。

    士兵的力气很大,拽着甄可笑头发径直提起,悬在半空中。

    甄可笑疼地睁大双眼,双腿在空中乱蹬,嘴里喊着:“元吉救我!元吉救我!”

    元吉忍着疼痛,挣扎着爬起来朝士兵喊:“军爷,放过她,她年幼不懂事!”

    士兵冷笑,厉声说:“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老子一眼就认出你了,叛贼甄毅的贱种!”

    甄可笑撕心裂肺的哭喊,引的四周的囚犯围聚,所有人的神情麻木漠然,面对昔日的王府千金,不少人更是目露憎恨。

    甄毅死了,背着通敌叛国的罪名死在崇都金殿外,那颗头颅沿着高悬如崖的台阶滚落,亦如开国功臣甄氏一族彻底垮台。全族流放,他们将要到那片黄沙卷天的边塞,修筑城墙为奴为婢!

    一生一世,不得翻身。

    曾经的荣华富贵,曾经的盛名天下,全都搭在甄毅一人身上。从此往后再无高瞻远瞩,再无挺直脊背做人,他们完了。

    彻底完了!

    谁还管甄毅的女儿是死是活?

    甄可笑手上镣铐太沉,她根本提不起来去够士兵的手腕,只好艰难地惦脚踩着马背来减轻头上的剧痛。

    “放过我,我不哭、不闹。”甄可笑像是悬在空中的麻袋,双手交叉紧握拜着士兵,嚎啕乞饶,“军爷放过我,我疼,我疼。”

    “平日在崇都享荣华富贵,现在知道求人了?啧啧啧。”士兵说着凑近脸庞逼视,“如今大难临头了,只能怪你老子!”

    元吉不顾剧痛的伤口冲到马腹前,将甄可笑的双脚撑在自己的肩头,他求饶说:“军爷息怒,她还是娃娃,冲撞了军爷,军爷息怒。”

    甄可笑努力踩着元吉的肩膀,可身子瘫软怎么都站不稳,她学着元吉的话哭喊:“求军爷饶命。”

    “饶命?”士兵讥笑连连,“老子本来在崇都吃香的喝辣的,结果被派来送你们这群叛逆到满红关。呸!当初在崇都,司空大人就应该下令灭了你们甄氏九族,免得老子到这鬼地方挨饿受冻!”

    元吉急声说:“军爷大人有大量,军爷要是累了,我会揉腿、捶背。军爷是大善人,放我们一马。”

    “放你们一马,成!吃老子三十鞭。”士兵随手一松,鞭子陡然指向甄可笑,“就你。”

    甄可笑摔下去的瞬间就被元吉抱住了,她一听要挨鞭子,吓地浑身哆嗦,面上的血色褪尽,惨白一片。

    这一路她挨了不少打,背上、腿上、手上,到处都是血条,那鞭子像是长了倒刺,抽在身上生疼。她太怕了,起初还喊,可越喊,这些士兵就越往死里抽,似乎他们就喜欢听她惨叫。

    母亲曾在冬夜里抱着她,取下头上的簪子交到她手里,告诉她要忍,只要忍过了,挥鞭子的坏人就会把她忘了。

    可前些天,母亲忍了,鞭子却没停!之后,她看着母亲扑在雪地里,永远的闭上了眼。

    啪地一声,马鞭在空中打着响,甄可笑瘦弱地身子紧跟着发颤。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忍,要忍,只要咬牙死死忍住,就能熬过去!

    士兵龇着牙,露出凶戾的冷笑,五指有序收紧鞭柄,旋即猛地一甩手,马鞭骤然抽碎了雪花,陡然袭向甄可笑的面庞!

    啪!

    声音震耳欲聋,甄可笑早已捂住脸庞闭上了眼,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啪!

    又是一声响,甄可笑鼻息粗重地喘着,内心则恐惧地等着剧痛的到来。

    可等接连几声鞭响后,甄可笑忽然惊觉毫无痛感。她惊恐地悄悄移开小手,从指缝间去窥视,旋即瞳孔渐渐收缩起来。

    身前一片昏暗,一个胸膛挺立在她面前!

    破衣褴褛像是破布条,肌肤里渗着汗,随着每一声鞭响,那身躯就跟着剧烈颤抖。

    她惊疑不定地抬头向上望,等看清时,泪水顿时就滚了下来。

    元吉。

    他高举双臂,背对着士兵,嘴里死咬着牙,像是一棵大树,一面城墙,一面隔绝冰雪与鞭子的屏障,挡住了所有对甄可笑的伤害!

    “元吉……元吉。”甄可笑喉间呜咽,泪珠成串溢出眼眶,她一声声的呼唤,“元吉……元吉……元吉!”

    “小姐不怕。”元吉望着她眉头紧蹙,“小姐闭……”鞭子啪地一下,像是要抽碎血肉,令话语生生断开,他倒吸着凉气,断断续续地说,“闭……眼,很快……就过去了。”

    甄可笑怔怔望着,纵使天寒地冻,元吉额间的汗水像是止不住的雨往下淌,滴落在她的面颊上,和泪水混在一起,滑到唇边。

    咸泪热的像血。

    啪、啪、啪、啪、啪……

    鞭子像是疯狂的暴雨,抽了足足几十下都未停,满地的血濡湿了积雪,殷红的血泊中夹杂着碎肉,破布条被血水和冷汗濡的湿透垂在腰际,整个背部血肉模糊。

    全场皆惊!

    甄王府奴仆丫鬟众多,对这名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印象极浅,只记得他是小姐院里的护卫,是管家鹿不品从死人堆捡回来养大的孤儿。

    一个孤儿,为了保护甄毅的独女,这般受人凌辱,眼看着这一鞭鞭下去,命都要没了。

    可他还在硬抗!

    路上的囚犯目睹这一幕,都纷纷靠过来围观,可许久都没人出声制止,只因面上都是不忍,但更多的是好奇,好奇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用命去守护一个失势的主子?

    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背部火辣辣的剧痛像是刀子一遍遍在剜心脏上的肉,他的意识逐渐昏沉,疼痛渐渐麻木,嘴里呢喃着。

    “小……姐……不……怕。”

    “哟,还是块硬骨头,老子倒小瞧你了。”士兵转动酸麻的手腕,血珠几乎浸透了马鞭,“小子,过来。”

    元吉十指压在雪中的血泊里,他身形恍惚,脚步漂浮,在浑噩意识的支撑下,他强撑着爬起转向士兵。

    士兵用鞭柄挑起元吉的下巴,问:“叫什么名字?”

    “元……吉。”元吉哑声回答。

    “老子叫黑熊。”黑熊高傲地指着自己的胸膛,“记住老子的名字,这一路老子会好好关照你这块硬骨头。”旋即他用马鞭抵在元吉的胸膛上,咧嘴哈出寒气,“记住了?”

    元吉努力睁着血丝密布的双眼与之对视,艰难地说:“记……住了,军爷叫……黑熊。”

    黑熊俯身,拍了拍元吉的脸颊:“很好。”

    元吉咽下血水,说:“军爷,鞭子我受过了,谢……军爷,赏。”

    “哈哈哈哈。”黑熊嘿嘿笑起来,“小子,记着老子的赏,这路还长着呢。等老子心情好了,还来赏你!”

    黑熊一扯缰绳调转马头,盯着甄可笑说:“甄毅通敌叛国死的窝囊,生的女儿倒不错,细皮嫩肉,可惜年岁才十二。不急,等路上老子闷了,找个时候给她开|苞。小子,你说怎么样?”

    元吉视线昏沉,身子摇摇欲坠,可通红的眸子诡异地骤缩骤放。

    “闷葫芦,不吱声老子就当你小子点头了,到时候让你在旁边看着。”黑熊浪笑起来,“好好学,好好看,哈哈哈哈。驾!”

    黑熊满意地一夹马腹,战马嘶鸣一声,甩开四蹄溅起染血的雪屑,直奔队伍后头去了。

    元吉注视着黑熊离去,可视线独独停留在对方腰间的刀鞘上。在这个瞬间,他身子忽然向后一仰——

    围聚的人群中突有一名老人急忙奔出,一把抱住了他。

    甄可笑焦急地爬起身冲到近前,她抚摸着元吉满是汗水的额头,哽咽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