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乎并不太在意巨鹰骑手的事,转而望向林陌,语气和善地道:

    “小子,这迅猛龙真是你一拳打死的?”

    甚至没询问队长被杀的事。

    林陌见他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虽然还暗中戒备,但也点头回答:

    “是我打死的,不过不是一拳,而是之前就踹了它好几脚了!运气好,都打中了要害!”

    他觉得,在这样险恶的部落中,最好还是别太张扬。

    尤其他还只是个身份卑微的下民,刚才长老的行为就作证了这一点。

    对方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威胁,要处之而后快!

    狂徒爽朗地笑了:

    “就算如此,你的拳脚功夫也很是厉害的嘛!”

    听到这里,林陌心念一动,马上回答:

    “族长有所不知,其实我之所以能击杀迅猛龙,所用的一切技巧都是师父教的!如果没有师父的教导,我早就死于非命了!”

    这么说的目的,是凸显出师父的重要,加大获得解药的筹码。

    果然,听他这么说,狂徒不禁点头赞道:

    “是吗?如此说来,你这个师父的确有些本事,并非普通的下民!不然,也不会教导出你这样的土地啊!”

    林陌见他堂堂族长,部落的最高当权者,居然没有如那些人一样称呼自己为贱民。

    光这一条,就对其有了好感,戒备放下大半。

    他在部落待了两个月,并没有见过族长,只是听闻说这个族长为人十分狡猾,极其阴险。

    所以一直对他没有好印象。

    暗想:

    “目前来看,传言都不一定是真的,必须得自己亲身经历了才晓得真假啊!狂徒族长似乎不是什么坏人,话虽如此,我还是谨慎点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于是澄清了事实经过。

    狂徒听他说完了事情的经过,狠狠瞪了长老一眼。

    “你看你办的什么糊涂事!能徒手搏杀迅猛龙的人才,居然还把他当成罪人,还非要置于死地,这样的人才,应该得到提拔重用!”

    后者吓得急忙低下头去,辩解道:

    “可,可他擅闯长老院,违背法令——”

    “住口!他为师父求药,又不是无理取闹!这等勇气,不但不应该受罚,还得奖赏才对!”

    听到族长如此一说,围观人群顿时沸腾起来:

    “哇,族长居然如此器重这个小子啊!”

    “徒手杀死迅猛龙,的确很生猛,虽然我还是认为他有那枪手帮忙才办到的,但如族长所言,这勇气还是值得肯定!”

    “是啊,我打从看到他第一眼起,就觉得这小子不简单!”

    上民们立马见风使舵,一改之前对林陌的奚落嘲讽。

    而下民们的心中,却如打翻了五味酱,什么滋味都有,最多的则是嫉妒与不平。

    “妈的,这小王八蛋居然还得到族长赏识了,这可是要平步青云的架势啊!”

    “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他才11级的垃圾,我堂堂13级,居然没有得到过当权者的赏识!唉!”

    “我有点担心,你们说这小子会不会记仇啊?刚才我们那般起哄,他……”

    “他能怎么样?难道把他提拔上去了,他就不是垃圾了吗?告诉你,就算他成了上民,也是个11级的垃圾!大家都他妈一样!”

    “说得对,等着瞧吧,这小子就算成了上民,肯定也混不下去的!”

    听到周遭的议论,林陌一言不发。

    之前他是没精力去管这些非议,而现在,他是完全无视了。

    见风使舵也好,羡慕嫉妒恨也罢,都跟他没关系。

    他,林陌,天下唯一可以大幅提升属性,疯狂进化的未来超级强者,根本不屑于跟小人争辩。

    将来他实力足够强大,如果还有人不知好歹,背后戳脊梁骨,煽风点火,他只需要吹个口哨,自然有强大的恐龙军团帮他解决一切麻烦!

    狂徒见他默不作声,挥手让现场安静下来,然后朗声说:

    “林陌,你不但实力超群,而且重情重义,居然为了自己师父,以身犯险,来长老院讨药!”

    “这份勇气我很欣赏!”

    “但可惜的是,解药已经没有储备了啊!”

    望着林陌失望的表情,族长话锋一转:

    “不过,据我所知,绿荫部落储备十分充足,而且对外销售!”

    “林陌,你愿意去那边买药吗?经费由部落出!”

    “我愿意!”

    林陌几乎没有考虑,就立即答应下来。

    族长提醒道:

    “你可要考虑好了,现在路上可不太平,尤其最近发现了精英迅猛龙在途中出没,已有商队遇难了!”

    林陌郑重地点头:

    “族长,我已经想清楚了,这件事我义不容辞!”

    他当然知道精英迅猛龙的事。

    那是一头极为凶残,霸道的超级迅猛龙。

    它是迅猛龙中极其罕见的变异体,拥有远超普通同类的速度,力量与生命力,一旦被它盯上,九死一生!

    有侥幸逃出生天的人形容,那东西就像一团会瞬移的火焰,速度快得根本来不及反应,连它的身影都看不清楚,何谈反击?

    也正是这个原因,现在没有商队敢贸然进入河岸部落的领地。

    以至于解药等重要物资难以为继,这也是造成长老院分配不公的一个客观因素。

    人人都知道,附近所有部落都没有飞行坐骑,往来只能通过陆地,自然风险极高。

    林陌敢于承担买药的重任,虽然有自己的私利,但也足以证明他的勇气。

    之前那些上民,此时有些人忍不住缓缓点头,原本轻蔑的目光,也变得佩服起来。

    “看不出来,这林陌还有这样的担当跟勇气啊!”

    “如果他真的能把解药带回来,那就太好了,完全可以安稳地度过疫情了!”

    “是啊,解药的药力毕竟是有限的,储备越充足越好啊!”

    “如果他真办到了,别说成为上民,就算是让他进入精英卫队我也赞成!”

    下民中却闹哄哄起来:

    “这小子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出去!”

    “哼,别看他现在大义凛然,等撞上精英迅猛龙,他怕是连哭都来不及!”

    “这小子就是装大义!还不是为了他师父能用上药!”

    满满的酸味。

章节目录